《龍騰四海》 小說介紹

龍騰四海分享給正在查詢資源的朋友,作者龍吟九天文筆細膩,文字功底強大,人物感情描寫生動形象,想要知道薑宇京墨墨結局的朋友,歡迎到本站搜尋閱讀龍騰四海結局吧。 第4章“墨墨,這......”薑宇不敢相信的看著京墨墨。這三年來他任勞任怨,麵對丈母孃的辱罵從來不曾還一句嘴,冇想到換來的,竟然是這樣的下場。“簽了吧!”京墨墨說著不自覺的紅了眼眶。而就在這時,外麵已然

《龍騰四海》 第4章 免費試讀

第4章

“墨墨,這......”

薑宇不敢相信的看著京墨墨。

這三年來他任勞任怨,麵對丈母孃的辱罵從來不曾還一句嘴,冇想到換來的,竟然是這樣的下場。

“簽了吧!”

京墨墨說著不自覺的紅了眼眶。

而就在這時,外麵已然響起了汽車的聲音。

“來的真快啊!”

秦秀蘭說著趕緊出去開門,然而門一打開,她就懵了。

門口站著的不是來抓薑宇的警察,而是江州市中心醫院的院長,馬德華!

“馬院長,什麼風把您給吹來了?”秦秀蘭立刻掛上了一副諂媚的笑容。

京家是做藥材生意的,市立醫院算是他們的一個大客戶了。

再說這馬院長,那可是江州出了名的神醫聖手啊!

“我找薑宇,他在嗎?”

馬德華看著秦秀蘭開門見山的問道。

“馬院長,給您添麻煩了,我們也不知道這個廢物怎麼就偷跑回來了,您放心,我已經報警了,一會兒就會有人來抓他!”

秦秀蘭以為馬德華知道薑宇越獄所以纔來找他,趕緊將責任推的個一乾二淨。

“越獄?”

馬德華詫異的看了秦秀蘭一眼:“你們是不是誤會了?我來之前已經瞭解過了,薑宇是因為表現良好所以才被提前釋放,而且......上次的醫療事故也不是他的問題。”

聽到這話,秦秀蘭和京墨墨都懵了。

不是越獄?

“我能進去說話嗎?”

馬德華站在門口尷尬的問道,秦秀蘭趕緊把人迎了進來。

“薑宇,今天的事情我已經調查過了,上次的醫療事故確實是王剛的問題,他人現在已經被帶走了。”

馬德華看著薑宇一臉誠懇的說道:“真是不好意思,都是我的疏忽,讓你蒙冤入獄。”

麵對馬德華的熱情,薑宇微微蹙眉。

但是他大概知道是怎麼一回事兒了。

“這是醫院給你的補償,請你一定要收下!”

馬德華見薑宇冇反應,趕緊掏出了一張銀行卡遞了過去:“另外,你妹妹的醫藥費也已經付清了。”

縱然秦秀蘭一臉的疑惑,但在看到銀行卡的瞬間還是來了精神。

“馬院長,這怎麼好意思,還讓您親自跑一趟。”

秦秀蘭一邊說著不好意思,一邊順勢將銀行卡抓在了手中。

馬德華剛想說什麼,就聽見薑宇開口了:“馬院長,有什麼話咱們出去說吧。”

馬德華看了薑宇一眼,趕緊點了點頭,跟著他出了門。

秦秀蘭抓著銀行卡,看著背麵的密碼笑的嘴都合不攏了。

“冇想到啊,這小子吃咱們的,住咱們的,現在竟然還能掙到醫院的錢!”

而此時京墨墨的心思卻不在她身上,她疑惑的看向了門外。

這是怎麼回事兒?馬院長怎麼會對薑宇如此親切?

門外,馬德華一臉拘謹的看著薑宇:“薑宇,今天你的醫術我已經見識過了,你有這麼好的醫術,怎麼不早點用出來呢?”

“您看出來了?”薑宇看著馬德華問道,眼中波瀾不驚。

“那一手九宮還陽,可是失傳了多年的絕學啊!你是從哪兒學的?”馬德華一臉好奇的問道。

今年的馬德華年過花甲,本該是退休的年紀,但是他一輩子都在潛心研究醫術,所以到了這個年紀還在自己的崗位堅守。

他這雙手,不知道救了多少人的命!

但當他見識到薑宇的醫術之後,彷彿是看見了無數人從他手上活過來的場景。

所以他纔會選擇深夜拜訪,畢竟這樣的人才,絕不能流失了。

麵對馬德華的詢問,薑宇遲疑了片刻說道:“馬院長,您到底想說什麼?”

如此,便直接避開了對方的話題。

“是這樣的,我想......聘請你當我們醫院中醫科的主任!”馬德華看著薑宇說道。

主任?若是放在之前,薑宇一定毫不遲疑的答應,但是現在......

他對這些好像冇什麼興趣了,上次的事情之後,他已經被醫院除名了。

“這就不必了吧?”薑宇看著馬德華說道:“馬院長,您的好意我心領了,但是我不想當什麼主任,謝謝您付清了我妹妹的醫藥費,這些錢,我日後會還的。”

“薑宇,你的事兒我都聽說了,之前是王剛那個王八蛋處處剝削你,現在他已經被法辦了,你有這麼好的醫術,可不能浪費了,我希望你能不計前嫌,再好好考慮考慮。”馬德華誠懇的說道。

這麼好的人才,上哪兒找去?

都怪王剛,讓這麼好的人纔在他手底下被埋冇了!

“馬院長,您的意思我明白,但是我不想再被人束縛了,我想自己開個醫館。”薑宇遲疑了片刻之後說道。

馬德華點了點頭,倒也是,薑宇這麼厲害的醫術,到哪兒能冇個出路?

終究是自己的廟太小了,容不下這尊大佛!

“那也不錯,隻要你這一身的醫術不被白白浪費就行。”馬德華點了點頭,冇再強求。

轉身準備離開的時候忽然回頭看向了薑宇:“那個......你收徒弟嗎?”

“啊?”

薑宇有些懵了,這是什麼意思?

“我想拜你為師!”馬德華一臉認真的看著薑宇:“我一生都在研究醫術,以為自己現在的醫術已經很不錯了,還僥倖得了個神醫聖手的虛名。”

“今天見到你以氣禦針,我才知道自己就像是那籠中之鳥,井底之蛙,所以我想拜你為師,希望你能教我醫術!”

聽著馬德華的這番肺腑之言,薑宇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馬院長,這不合適吧?”

薑宇摸了摸下巴,有些尷尬的說道。

馬德華這麼大的年紀,拜他一個毛頭小子為師?

“合適,合適!”

馬德華說著直接跪在了薑宇麵前:“師傅在上,請受徒弟一拜!”

薑宇一驚,趕緊把人扶了起來:“馬院長,不必多禮。”

雖然心裡總覺得有些不合適,但是薑宇還是勉為其難的收下了這個徒弟。

再回到家裡時,麵對的又是秦秀蘭那副潑婦的嘴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