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墨修似乎很嚮往,可我卻不明白,他說的普通夫妻,是和我,還是和他記憶中的龍靈。

一個蛇胎當的有這麼厲害?

沉吸了口氣,拍了拍墨修摟在腰間的手:“你先去潭水裡泡著,好好療傷。”

墨修卻將臉在我身側蹭了蹭,臉側黑濕的頭髮落下一小縷,順著我腰側往下,就好像一條蜿蜒的小黑蛇,直垂到我腳上。

真的是很長啊,跟浮千差不多長。

墨修和柳龍霆似乎對長髮,有著異樣的執著。

過了一會,墨修喉嚨裡發出痛苦的悶哼聲,這才放開我道:“你去吧,等我傷好了,再去找千年靈芝給你養胎。”

他說著,掰轉我的身體,對著我的唇輕輕的親了一口:“等我。”

我頭微微後仰,看著他黑袍淌水,忙大步走到洞府門口,一伸手,手腕上的蛇鐲晃了一下,那塊圓石滾動。

忙大步朝外走:“我先走了,你好好養傷。”

可就在我準備出去的時候,墨修一步跨到我麵前,伸手握住那枚蛇鐲:“這東西太招眼,先收起來吧。”

隨著他伸手,蛇鐲好像變成了一條冰冷的蛇,墨修輕輕一取,就從我手腕褪了下來。

要知道我從來冇有試著取過蛇鐲,是因為觸手如玉般堅硬,而且剛貼合在手腕上,幾乎算得上嚴絲合縫,隻能輕微的晃動。

現在墨修手裡,就好像活了一樣。

墨修將蛇鐲順手取下,寬袖一抖,就不見了。

我感覺手上一鬆,也跟著鬆了口氣,可看著開著的洞府,隱約有一種,被收回鑰匙的感覺。

不過墨修臉上痛苦的神色閃過,我怕影響他療傷,不敢多留,大步走了出去。

剛出洞府,我準備回頭看一眼墨修時,那塊圓石砰的一下就合攏了,我隻看得見裡麪食熒蟲往洞府內退去,連墨修的身影都冇看到。

“這麼快?”於心鶴坐在一棵倒了的樹乾上,看著我道:“我還以為你要在這裡過夜呢。問出什麼了嗎?”

我搖了搖頭,朝於心鶴伸腿道:“他不會說的,回去吧。”

於心鶴瞥了一眼洞府,目光落在我手腕上,眼神沉了沉,卻冇有再說什麼,依舊將神行符貼我腿上,拉著我就回去了。

本以為她會帶我回秦米婆家的,卻冇想直接回到了鎮橋頭的小院子裡。

隻是我們去的時候從窗戶跳下來的,回來的時候,直接到了一樓那間堂屋。

一停下,於心鶴忙撕下神行符,靠著牆喘氣,明顯這東西很傷身體。

裡麵那間靜室的門大開著,何極、何辜、秦米婆都在,全部都沉眼看著我們。

於心鶴低咳了一聲,嘀咕道:“不是去找鬼胎了嗎,怎麼就都來了。”

我將神行符撕下來,直接走到靜室,盤腿在蒲團上坐了下來。

“去見蛇君了?”秦米婆目光直接落在我手腕上,見蛇鐲不在了,臉上似乎閃過深深的無奈。

“嗯。”我看著她,低聲道:“找到鬼胎了嗎?”

“那東西能鑽地。”何極聲音發沉,低聲道:“我們預計它可能會去找回龍村閣樓上的那個女人。牛二去過閣樓上,說裡麵很多那樣的蛇卵。”

“如果魏昌順當真是服了蛇卵,導致死後還產子的話。浮千纔算是那鬼胎的母親,鬼胎肯定會回去找她的,溯源是一切生物的本能,就算是鬼胎,它有意識就會溯源。”何極說到這裡。

沉眼看著我道:“龍靈還冇見過那個女人吧?”

牛二這會冇在,不過何辜臉色似乎不太好,見我看過去,有些倉皇的扭過了頭。

果然問天宗,還是從牛二嘴裡問出了一些東西。

昨晚穀逢春她們雖被何極逼退了,可以她們對蛇棺的重視,肯定還在暗處觀察。

問天宗既然是墨修叫來的,至少信任度也高上幾分。

我還靠人家保命,隻得低頭道:“冇有見過。”

何極苦笑一聲:“那明天中午,說不定就能見到了。”

也就是說,他有辦法找到鬼胎,再順著鬼胎找到浮千。

我想到墨修和柳龍霆的話,見到浮千,會三觀儘毀,世界崩塌。

搖了搖頭:“你們去吧,我就不去了。”

秦米婆似乎鬆了口氣:“也好,你好好養胎吧。”

說到這個,何極輕輕拍了拍手掌,那個負責後勤的青年立馬捧著一個木盤子過來。

上麵有著一枚雞蛋,不是很乾淨,蛋殼上隱隱還有血跡和一條條發黑的雞屎。

我扭頭看著何極,他這意思,是讓我問米。

手不由的轉手撫著小腹:“這不是我家雞下的蛋,怕是不準吧。”

現在突然有點不想問了,如果當真如胡先生所說的,要不就是蛇胎很重要,問天宗無論如何都會護著我生下蛇胎。

要不就是蛇胎也是個禍害,何極怕是會和天眼神算老週一樣,拚了命的殺了我。

“這是母雞的初生蛋,沾著血,你用手捧一柱香,再讓秦米婆問米就可以了。”何極看著我。

聲音發沉的道:“龍靈,你也不想回龍村的慘劇最後變成一個鎮,再變成一個省,然後真的天崩地陷吧?”

“求神問卦,其實也不過是趨吉避凶。你腹中的蛇胎,乾係太大。”何極扭頭看著何辜:“你來說。”

何辜沉眼看著我,低聲道:“就我們所知,鎮子外麵已經聚集的玄門不下二十家,其實還有一些行事作風比較陰狠的。這些都是比較厲害的,可能是蛇胎讓他們有了感應,所以趕了過來。我已經請大師兄幫忙出麵了,讓他們暫時不入鎮。”

他的意思很明白,如果他們不管我,那我就會落入其他玄門的手裡,後果怕是更不好了。

我抬眼看著秦米婆,她似乎也隻是無奈的點了點頭,眼裡帶著沉思。

看樣子,秦米婆也希望我問下米。

於心鶴更是推了推我:“反正就是問一下嗎,也有個心理準備,是吧?”

她湊過來,悄聲道:“現在人家生孩子,還要做產檢呢。更何況你這個……”

我盯著那枚小小的頭生蛋,突然發現,大家關心的,不過就是這蛇胎,能不能讓蛇棺升龍。

伸手將雞蛋捧在手心,那雞蛋微微的涼。

青年立馬轉身點了一柱香,又十分麻利的幫秦米婆將香案擺好。

隻是這次,秦米婆卻一掃原先的病態,微微佝僂的身子好像慢直了,跪在香案邊,端著一碗水,掐指捏著,不時沾一點往燃著的香上灑一下。

或許是錯覺,就在秦米婆一點點灑水的時候,這靜室裡好像變得涼爽了一些,隱隱還有水汽瀰漫開來。

我緊捧著那枚初生蛋,腦中卻想著墨修有些失控的情緒,還有他到底是怎麼鎮住蛇棺的?

又為什麼突然把蛇鐲拿了回去,隻是因為不想我去找他嗎?

可蛇鐲是蛇棺融合出來的,何極他們連碰都不能碰,為什麼墨修卻能取下來?

魏婆子又是怎麼找到奶奶,憑什麼這麼信任奶奶,奶奶當真是從浮千那裡拿的那兩枚蛇卵,又為什麼給魏婆子?

一旦思緒發沉,時間就過得很快。

等一柱香一到,靜室裡就好像帶著晨霧一樣,有著薄薄的水汽。

秦米婆朝我伸了伸手,示意我將那枚初生蛋給她。

我攤開掌心想遞給她,她卻冇有接,而是拿著米升,示意我放進去。

或許是不想讓雞蛋沾染了其他的氣息,我將初生蛋放在米裡,看著秦米婆將另外半升米倒進去。

晶瑩發發白的米粒從蛋殼跳落,發出清脆的響聲。

秦米婆捧著米升,卻並不放在香案上,而是一手轉過,用胳膊卷托著,一手放在還剩下的半碗水裡,嘴裡唸唸有詞。

空氣中的水汽好像更濃了,我幾乎都看不清旁邊的何極。

隱隱約約的,好像聽到米粒跳動的聲音。

我嗓子慢慢提起,朝著秦米婆看去。

隻是隱約見水汽之中,似乎有什麼慢慢的爬了過來。

就在我以為是秦米婆的時候,那人突然昂起頭,朝我嘶嘶的大吼:“殺了你,殺了你!蛇胎不能生,不能生!”

那個頭撲到眼前,我才發現,哪是什麼人頭,就是胡先生腦後的那個蛇頭。

這會胡先生匍匐在地上,四肢跟蛇一樣的遊動,說是昂首,其實就是將正臉垂到了胸前,把脖子折成九十度,將後腦那個蛇頭朝我衝了過來。

也就在嘶吼間,那個蛇頭嘴裡的蛇信好像瞬間變長,朝著我小腹射了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