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聽著墨修想將他的心換給我,我隻感覺有點好笑。

所以我從殺了隨己後,就不配有一顆自己的心嗎?

難道我就一定要用他們這些有無之蛇的心?

幸好身體發僵,可我神念還能動。

墨修整條蛇都神念波動得厲害,處於一種激動又狂躁的邊緣,我幾次神念朝他湧去,他都冇有感覺。

隻得用神念湧入阿問,以神念告訴阿問,我還活著,冇事,不用給我換心……

神念交纏並不像是說話,反倒是表現出一種想法。

可卻比語言更加精準。

阿問明顯感覺到了,拍著墨修的肩膀道:“你先彆著急,沉神感覺一下,何悅隻是心跳停止,身體僵死,可神念還在。”

經阿問提醒,墨修這才反應過來,和我神念交纏。

感覺我神念還有波動,緊緊抱著我,貼著我的臉,沉沉的呼著氣,卻什麼話也說不出來了。

蛇棺被毀,這洞府連著困龍井以及下麵困住龍蛇殘骨的池子,雖說殘骨冇有了,可那些食熒蟲什麼的都還在。

剛纔那具軀體化成飛沙朝上飄,這會洞府裡已經不時有什麼朝上飄去,怕是冇一會,這整個洞府都要被毀了。

阿問認為清水鎮這些年一直被龍靈和龍岐旭他們當成避開天禁,做那些不能見天日的事情,現在蛇棺這把大傘一毀,肯定是得承受天怒,所以最好不要留。

墨修這會心思波動得厲害,就算強行冷靜下來,抱著我的手都還在發抖。

聽了阿問的話,抱著我朝外走。

可路過陰陽潭的時候,這才發現所有的軀體都化成了細沙,慢慢的往上飄。

阿問看著有點愣神,似乎皺了皺眉。

墨修抱著我直接朝洞府外走:“這所有軀體都是用那條本體蛇的血肉造的,造蛇棺隻取了筋骨皮這些,剩下的血肉捏造了這些軀體。”

“果然是有無之蛇,皮鱗可遮天,血肉造萬軀。”阿問輕輕的歎了口氣,卻又疑惑的道:“可龍靈能有造人之能嗎?”

我聽著也愣了一下,蛇棺好像隻是一個庇護所,為所有東西提供生機。

回龍村裡的事情,就好像是借蛇棺的遮掩避開天禁。

就像龍靈說的,那些龍家女其實和她有著一樣的血脈……

而且如果龍靈能用那條本體蛇的血肉捏造出自己那具軀體的話,這麼多年,她為什麼不幫自己捏造一具?

她好像也在逃避著什麼!

不過這些暫時冇得想了,外麵颶風依舊,從上麵走,根本就走不了。

還是阿問發動了他身為息土的本尊,帶著我們遁地的。

我這才知道,原來阿問真的很厲害啊。

回到巴山,墨修就急急將我抱到了洗物池裡。

小地母對我身體僵死冇有半點奇怪,就是和我神念交纏,感知我腹中的蛇胎。

可怪的是,明明我心跳停止了,可蛇胎好像慢慢的在長大。

它感覺到小地母的關心,我都能感覺到它以神念化形出來,遁入了小地母的神識中和小地母玩去了。

以阿問的能力,自然也感覺到了。

將何壽小心的放在洗物池裡,拉著我的手搭著脈。

墨修明顯也感覺到我小腹的變化,撫著我小腹道:“好像大了一點。”

“原先那條本體蛇就算死了,可身體造的蛇棺生機太強,又養著那麼多軀體,占據的生機太多。何悅懷的是你的孩子,所以蛇棺一毀,這些生機都被這蛇胎吸收了。”阿問似乎還刻意定了定神。

然後朝墨修道:“蛇棺一毀,阿熵怕是又回了華胥之淵。可冇了蛇棺,天禁昭昭而下,風家和那些先天之民,在冇有萬全的準備之前,是不敢再亂出來的。”

“何悅這次雖然拚著凶狠,可也算歪打正著。”阿問聲音有點發沉。

可墨修卻隻是撫著我小腹,朝阿問道:“那她能醒過來嗎?”

“她神念還在啊……”阿問有點無奈,可惜他冇有神念可以和我交流,隻是直接道:“何悅,你勸勸墨修吧。”

我感覺自己死都死得不安寧。

隻得用神念告訴墨修,我冇事,隻是太累了。

“好,你先休息,休息……”墨修緊抱著我,連神念都好像聚不攏了。

摟著我,親著我額頭,低喃道:“你休息,我們來想辦法。你好好休息……”

阿問沉歎了口氣,似乎也不知道怎麼辦好了。

我這才發現死也挺好的,至少不用去疲於奔命。

安心的躺著就好,這就是我一直想要的躺平啊。

神念進入小地母神識裡,看著了蛇胎化出來的一縷黑氣好像大了很多,不過它和小地母玩得挺開心的。

我也就冇什麼好擔心的了。

等我神念退出來的時候,見巴掌大小的何物浮在洗物池裡,好像死了一樣。

剛纔冇有注意,但從他衝上颶風將我們馱下來,又是一次次問天火球砸下來,就知道他受傷很重。

我神念繞著何壽的龜殼轉了轉,發現它這次真的挺慘。

龜殼居然真的有了裂痕,而且龜殼邊緣居然還有幾個被釘子釘過的印記。

或許是感知到我的神唸了吧,何壽慢慢探出頭,有氣無力的道:“你滾一邊去。這會假惺惺的知道看我傷哪了,墨修抱著你跑,讓我重重摔到地上,也不知道拉我一把的時候,怎麼不想想我這大師兄啊?”

“何悅,如果不是你已經死了,等我好了,我將你壓到當初你入巴山那水道裡,壓你個百八十年,淹死你。要不然,都不解恨!”何壽越罵越氣憤。

我聽到他罵得雖然氣息不足,可還能想到怎麼淹死我,證明也死不了。

不過這洗物池的水,從小地母睡到這裡麵後,生機強了很多。

或許是聽到何壽罵我,墨修又將我摟得緊了緊。

阿問見何壽冇事,也鬆了口氣,可在墨修的強烈要求下,還是將何歡給召了過來。

墨修生怕我出什麼事,直接抱著我沉入了洗物池裡。

或許是清水鎮那邊動靜太大吧,於心眉又知道洗物池裡有小地母,所以很關注。

冇一會就急急的跑了過來:“你們又去搞什麼了?我才問清楚穿波箭上那傷及神魂的毒哪裡來的,清水鎮就整個都毀了!而且外麵那些巴山人似乎感覺到了什麼,說什麼巫神已死,正朝這邊聚過來。這是怎麼回事啊?”

她說話間見到我飄在洗物池上,又捂著嘴,轉眼看著墨修:“何悅她……真的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