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墨修融合殘骨後,以前不能燒到蛇鱗觸手的火鞭,現在居然變成了燭息鞭,而且似乎可以無限的延長。

他好像篤定魔蛇和阿娜上不來,放心大膽的下去了。

我聽著下麵阿娜一次次的尖叫聲傳來,還夾著那些人臉怪蛇的啼哭聲。

轉眼看了看,四周冇有人。

腳踝實在是痛得太厲害了,我試著雙手撐地,慢慢的挪著屁股,往摩天嶺邊緣去。

光是聽墨修虐打阿娜,怎麼也不過癮,還是得親眼看著才行啊。

就算摩天嶺高,看不太真切,能看墨修把燭息鞭揮得虎虎生威,也好啊!

可還冇等我挪到摩天嶺邊上,就聽到一個笑聲傳來:“你這是打算以後行乞的時候,討的錢多一點,所以現在就練起來嗎?”

我一轉眼,就見於心眉抱著阿貝,一手拖著於古月站在我後麵。

想到自己剛纔的樣子被她看到,我也有點心虛。

但現在已經學會了淡定了。

拍了拍手:“你抱我過去。”

於心眉臉色僵了一下,卻還是將阿貝遞給於古月,將我抱到那石柱邊,方便我朝下看。

可嘴裡卻依舊刻薄的道:“這能看到什麼嗎?”

“你不懂!”我反手扒拉著石柱,朝於心眉道:“我們每次碰到阿娜,都是被壓著打的,隻顧得上逃命。”

無論是地底天坑那一次,還是回龍村“請吃飯”的那一次。

我們都幾乎毫無還手之力,全都是在想儘辦法逃命。

這次墨修終於硬氣了一把,出了這口子怨氣,我怎麼不看上兩眼。

燭息鞭威力很大,就算從上麵往下看,依舊能感覺到如同三足金烏般的火熱金光閃過。

一道道金光閃過,阿娜就是一陣陣的尖叫。

我雖看不見,可以阿娜尖叫聲中,依舊能聽到那人臉怪蛇的啼哭聲。

墨修一道道的燭息鞭抽過,似乎有著什麼發焦的聲音傳來,還時不時有人臉怪蛇被生生抽斷。

不過幾鞭之後,那些人臉怪蛇全部抽得縮到了阿娜的身體上,將阿娜纏得無比的臃腫。

而阿娜幾次想發動巫術,卻都被墨修的燭息鞭給抽了回去,隻是不停的呲牙尖叫。

我看著看著,突然發現自己的視力好像變得很好了,連下麵的場景都能看清。

正打算再細看,就見一條黑白相間的大蛇猛的從回龍村那邊直接朝摩天嶺而來。

於古月嚇得抱著阿貝後退了幾步,喃喃的道:“魔蛇……”

於心眉也害怕的後退了幾步,忙摟住於古月,安撫她:“不怕!不怕!有蛇君呢!”

魔蛇的蛇身幾乎和當初我玄冥神遊時所見的一樣巨大,蛇頭衝到了摩天嶺邊,蛇尾都還冇見。

巨大的蛇身從摩天嶺前橫過,好像隻要一斜,撞到這石柱上,連摩天嶺都能撞倒一樣。

“墨修。”魔蛇的聲音無比的低沉,冷嗬嗬的道:“彆太過份!你們以為殺了龍靈,你們得了好處。可真正的災難,纔開始。巴山怕是要毀在你們手裡了!”

“毀與不毀,都由我們自己掌控,不是你們說句話的事!”墨修冷哼一聲。

兩道燭息鞭如同靈蛇一般,一道直接一轉圈,將阿娜纏住,一道對著魔蛇就抽了過去。

金光卷在魔蛇的蛇身之上,卻抽了個空。

也就在同時,一道黑白相間的影子閃過,直接捲起阿娜,又朝那個天坑去了。

“跑了?”於心眉往遠處看了看,確定魔蛇和阿娜都消失了後。

這才朝我道:“墨修現在這麼厲害了嗎?連魔蛇都怕他?”

我還冇回答,就見眼前黑影一閃,墨修複又出現在我身邊。

伸手將我往裡麵抱了抱:“也不怕掉下去。”

這摩天嶺邊上,我坐了不知道多少次了,也冇見掉下去。

可墨修卻執意將我往裡麵抱,我也隻得承情。

一轉眼,就見於心眉挑著眉,做出一臉吃了狗糧的酸樣。

墨修看著她們,皺了皺眉:“你們剛纔聽到了,龍靈死了,阿娜和那條魔蛇怕是要發瘋了,巴山可能首當其衝,你們要不要去問天宗避一避?”

“避什麼?”於心眉接過阿貝,抱在懷裡。

放肆的盤腿坐著,朝我和墨修道:“我們還冇上過摩天嶺呢,現在能上來,為什麼要走。我們也體驗一把,會當淩絕頂的感覺。”

她說話自來就是這樣,明明是句好話,可說出來,就是有點刺耳。

不過她複又幽幽的道:“你剛纔不是也說了嗎,就算毀不毀,滅不滅,我們掌控,也比他們想把我們捏圓捏扁的好。”

“真的以為我們冇脾氣,他們如果明著說也就算了,總是搞這些陰謀陽謀的,逼著我們往他們的套裡去,趕羊呢!”於心眉直接將阿貝放在腿上。

轉眼看了看墨修:“你剛纔怎麼不直接追上去,直接把他們這一對蛇夫妻,連娘帶崽的都給滅掉,免得叫得煩人。”

我突然發現,相對於心鶴的委屈求全,於心眉完全就是個極端啊。

不過她說得也有道理!

我殺過的人不少了,現在心態雖趨於平和,不再總是怨恨和感覺不公。

可從理性上看,剛纔就勢將魔蛇和阿娜直接弄死,為以後省了不少麻煩。

更何況,阿娜還是巴山巫神,保不準真就搞出什麼事,拉著整個巴山陪葬。

墨修卻隻是苦笑了一下,朝於心眉道:“你和巴山人溝通得很怎麼樣了?”

一說到這個,於心眉就苦了臉,連忙道:“你們也挺累的吧?我去給你們做點吃的。”

抱著阿貝,牽著於古月,直接就下去了。

其實也挺難為她的,操蛇於家離開巴山太久了,於古月因為被奪了伴生蛇,所以智力不太高,可能也遺忘了當初巴山的語言。

我轉眼看著墨修,他剛纔冇有追,怕還是有自身的原因。

可現在我重傷,連神念都用不了,確實也不是解決阿娜和魔蛇的好時機。

朝墨修笑了笑,正要讓他也帶我下去。

就感覺眼前一陣黑,跟著好像又到了那種無論天上地下都是黑髮遊動的地方。

阿熵滿頭的黑髮湧動著,那張和我一模一樣的臉上,儘是同情的看著我。

好像輕輕的搖了搖頭,跟著直接就要朝我湊過來。

可她剛一動,墨修的燭息鞭“啪”的一下,直接朝著阿熵的頭頂捲去。

但燭息鞭剛到半空,就被阿熵的黑髮捲住。

墨修用力拉扯,卻動不了阿熵黑髮的絲毫。

果然我的黑髮能被燭息鞭傷到,還是因為我太弱了!

“何悅,你還是和以前一樣,想著救這些人,更甚至搭上自己。”阿熵任由墨修扯過燭息鞭,臉上儘是不解。

沉聲道:“可天禁不除,你我永遠都不能真正出現在世間。我們創造這世間的萬物,是讓它們為我們所驅使的,你忘了嗎?是因為我不想去做那些事情,才創造了它們,你卻要反過來,讓我們指引它們?更甚至任由它們來指責我們?”

“所以你毀滅了所有?”我不由的皺了皺眉,沉笑道:“就因為你們是神嗎?”

“天禁之下,不容有神。”阿熵那張和我一模一樣的臉上,儘是苦笑。

低聲道:“既然你執意如此,我原本打算走一條迂迴路線的,不要這麼血腥。可現在,隻有開戰了。”

阿熵慢慢揮手,黑髮輕輕湧動,朝我沉聲道:“龍夫人已經打開了地底通道,你們猜猜,那些先天之民,最先會從哪裡出來?”

“你來是宣佈開戰的?”我瞬間感覺全身發冷。

好像痛意都麻木了。

這次就這麼直接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