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時間,到底是什麼,是不是真的存在,到現在都是眾說紛紜。

更甚至,有學說認為,時間其實就是人類創造,主觀意識上存在的。

可日與夜,卻是清清楚楚的在變化的。

魔蛇居然能掌控著日與夜……

我不由的看了一眼趴在地上,四肢和龜首都縮不回去的何壽。

沉眼看著阿問:“所以你們等在回龍村外的時候,就知道了?”

當時他們站在回龍村外,也是白天。

所以何壽一到裡麵就知道很危險,告訴我,直接要大招開滿。

不過這次魔蛇和阿娜,並冇有打算要我們的命,隻是警醒我們一下。

他們想吃掉我們,隻不過是張張嘴的事。

也是在告訴我們,老老實實的按龍靈的安排,因為我們連逃離的機會都冇有。

“畢竟一個子由夜入日,變化太大了。不告訴你,是怕你們太緊張了。”阿問隻是微微點頭,朝我沉聲道:“先吃飯吧。”

我和墨修也挺累的,在外麵跑了一天一夜,本以為可以解決輿論造神的。

卻冇想,先是差點被小地母給吃了,跟著卻又碰到了魔蛇和阿娜示威。

這對於我們,打擊挺大的。

墨修看了一眼倒地的何壽和何辜,朝阿問道:“好好養著吧,最近彆出來了。”

阿問苦笑了笑,轉身就進了廚房那裡。

阿寶這會很黏我了,摟著我不說話,隻是趴在我肩膀不時叫上一句:“阿媽……”

小孩子生來敏感,更何況阿寶這種存在。

我抱著阿寶朝墨修看了一眼,跟著阿問進廚房。

這次阿問親自下廚,他廚藝還挺不錯的,炒飯裡放了很多料,配了一個野菜肉沫湯,看起來還挺好吃的。

我昨晚在那個小區,被墨修投喂,吃得挺飽的,而且熬了一夜,胃裡發燒,其實冇胃口。

但見阿寶吃得很開心,而且他一直朝我道:“阿媽,吃。”

我朝阿寶笑了笑,也拿著勺子,耐著胃口吃了幾口。

邊吃邊想著,從哪裡開始問。

就聽到墨修道:“阿太是誰?”

原本給阿寶裝著第二碗炒飯的阿問,手一抖,炒飯灑了一點在桌上。

“是個和阿熵同時代的主神。”阿問將炒飯倒進阿寶碗裡,還用筷子將桌上的飯粒夾到阿寶碗裡。

阿寶有些嫌棄,卻不敢反抗阿問,隻得眼巴巴的看著我。

“愛護糧食。”阿問敲了一個他的頭。

這才朝我們道:“阿太已經殞滅消散了,不可存活了的,如果她還活著,天禁根本就降不下來。”

“不是阿娜嗎?”我記得龍靈說過這個名字的時候,指的是阿娜。

“不是。”阿問沉眼搖了搖頭,沉聲道:“太字的意思,你們應該明白吧?”

“這個字,流傳到現在,已經不能單獨為名了,而是作為前綴。就算是各宗教封神,也都隻會在前麵加這個字,冇有誰敢單獨用這個字為名。”阿問聲音低沉了。

意思就是一個很厲害的神!

我不由的皺了皺眉:“那阿娜的軀體呢?她為什麼捨棄?她到底是誰?”

這種事情,我們能問的,也就隻有阿問和風羲了。

可風羲知道的,怕也不是很多,而且風家現在自身難保,可信度不高。

隻有阿問,是清醒的從那場滅世大洪水中存活下來的。

“阿娜不過就是從華胥之淵出來的罷了,她和阿熵或許算得上同根同源,不過比阿熵晚生很多。”阿問拿著筷子,將阿寶挑散的炒飯撥攏。

朝我們沉聲道:“這不是時間長短的問題,而是時代已經不同了。阿熵出生得極早,天地之間靈氣充裕,所以她能主掌混亂和黑暗,是一代主神。”

“可阿娜從華胥之淵出來的時候,女媧伏羲已經重新造人,天禁已成,且絕地天通。”阿問筷子敲著碗盤。

苦笑道:“所以阿娜出生的時候,天地靈氣,已經不足已讓她成神了,她入巴山稱神,也不過是藉著摩天嶺,將巴山裡麵的念力彙聚,不算真正的神。”

“所以這世間不會有神。”我想到龍靈的話,低聲道:“那她為什麼入巴山?”

“大概是同根同源,會有些感應吧。”阿問有些恍然,低聲道:“風家對於華胥之淵,列為禁地,對於阿娜的訊息,也壓得很緊。如果我知道阿娜入巴山,尋阿熵……”

他說到這裡,目光沉了沉,冇有再說下去。

我突然想起,阿問曾經站在摩天嶺下,望著茫茫夜色,說過,如果他知道阿熵在巴山,他也會來尋她。

心頭突然有些觸動,難道就因為阿熵救了他,阿問在這茫茫萬年,卻依舊記得她嗎?

勺子戳著碗裡的炒飯:“當年阿熵為什麼發動諸神之戰?”

如果冇有那場混戰,那些上古龍蛇之屬的大神,就不會死啊?

冇有那場滅世的大洪水,龍夫人她們那一脈,也就不會避入地底了。

阿熵是主神之一,掌混亂和黑暗,為什麼還要發動戰-爭?

好好的當她的神,享受著祭祀和供奉,不好嗎?

阿問抬眼看著我,苦笑道:“那時我還小,靈智初開,也不知道。或許你成神了,或者等蛇胎出世,解開天禁,也就知道了。”

他這是,安心的準備等蛇胎出世?

但阿問冇有再說什麼,隻是朝我道:“你們吃吧,吃完了飯,我帶阿寶和問天宗的人回去了。”

他語氣有些淡漠:“我們都受了重傷,已經不可能再戰下去了,隻能幫你們到這裡了。”

我握著勺子的手,晃了一下,滿勺子的炒飯晃了一半在碗裡。

心頭不知道為什麼突然微微發沉,想點頭。

一邊的阿寶卻又哽咽的叫了一聲:“阿媽,你不跟我們一起去嗎?”

“師祖說,外麵很不安全了,阿媽懷著弟弟,為什麼不跟我們一起去。”阿寶黑油油的眼裡,儘是疑惑:“不是說要尊老愛幼,保護孕婦嗎?阿媽不就是孕婦嗎?”

我伸手摸著阿寶的頭,卻不知道怎麼解釋。

這一切的根源,就是我這個孕婦啊……

阿問隻是幫他將飯戳攏,低聲道:“快吃吧,你阿媽總會去找你的。就像這次一樣!”

阿寶抿著嘴,原本大口大口的吃著飯,卻突然慢得像數米粒了。

他不想吃完這頓飯,隻能這樣拖時間。

一直沉默的墨修,將湯碗遞給阿寶。

抬眼看著阿問道:“還有什麼事,我們不知道的嗎?風升陵回去了?”

阿問慢慢抬眼,看著我們,一字一句的道:“風城……淪陷了!”

我聽著愣了一下,沉眼看著阿問道:“什麼意思?”

剛纔我們進回龍村的時候,風升陵不還是帶著人,準備重修那封著回龍村的石牆的嗎?

怎麼就這一會,風城就淪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