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知道墨修主動提出要跟我一起去的原因。

彆說他現在受傷了,就算他冇受傷,以我現在和他的關係,單獨相處太尷尬。

直接搖了搖頭:“蛇君還是好好養養傷吧。”

沉眼看著何壽:“如果何壽道長不願意陪同,那就何辜陪我去吧。”

我就不信,何辜這麼重要,何壽也不管。

可冇想到何壽脖子一梗,一把抓住從何辜乾坤袋裡偷偷掏零食的白微:“要去,白微也一起去。”

白微偷零食被抓個正著,還一臉蒙加心虛的點頭:“去!我去!”

我看她那樣,估摸著進清水鎮也是這麼被騙來的。

不過她是神蛇,還是滿血的,怕是我們這裡最強的,能一起去自然是最好的了。

當下也冇拒絕,朝何辜打了個眼色,將旁邊的弓和陰龍蠱的鋼足整理好,正打算落水。

卻聽到墨修複又幽幽的道:“我和你們一起去,這困龍井底下,與陰陽潭相通,那些上古大神的怨魂都被鎮在下麵,冇有沉天斧,你們去怕是直接就被吞了。”

“什麼上古大神的怨魂?”何壽臉色一沉,盯著墨修道:“你說這困龍井下麵有什麼?”

墨修沉沉抬頭,看著何壽沉聲道:“上古龍蛇之屬,那些創世大神的怨魂。阿問去過陰陽潭,他知道沉天斧鎮的是什麼。”

何壽整隻龜都有些愣神,過了好久,才幽幽的道:“怪不得阿問突然要回以前的宗門了,要修避世之所了,原來他知道。”

他臉上露出了傷心的神色,抿了抿嘴道:“原來那些怨魂到這裡來了……”

“什麼怨魂?”我聽得雲裡霧裡,一時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但隱約知道,這可能是一切的根源。

何壽瞥眼看了看我,嗤笑道:“創世之神皆是龍蛇之屬,這點無論是哪個文明的神話記載都是這樣的。”

“後來阿熵不知道為什麼放十日齊出,引發了諸神之戰,好像與人族也有一定的關係,最後那些龍蛇屬的大神幾乎全部殞落。”何壽沉眼看著我。

低聲道:“據說那些創世神死與自己所創造的生物之手,怨氣極重,雖身殞滋養天地萬物,神魂因太強大,並冇有歸於輪迴,被天帝封鎮在地底。這些食熒蟲……”

這個我知道,就是那些大神的骨髓怨氣所化的,所以能啃食一切。

可我記得好像隻有一個意識的啊?

怎麼會有很多的怨魂?

轉眼看著墨修,他隻是伸手指了指井:“沉天斧也就在這下麵。”

隻要拿到沉天斧,就能鎮住那些怨魂,也能將食熒蟲再次封進去。

“那個蛇鐲呢?”我猛的想到了蛇鐲,看著墨修道:“是受那些東西控製的,對嗎?”

可蛇鐲不是墨修和柳龍霆一條蛇一黑一白合成的嗎?

怎麼又會被那些控製?

柳龍霆嗬嗬的笑:“何壽道長既然說了,為什麼不說全?比如為什麼那場創世神之間的諸神之戰,人族當時這麼弱小,卻為什麼還有本事摻和?再比如,為什麼阿問知道這些怨魂在這裡,就要回去修避世之所。”

何壽臉色瞬間一變,瞪著柳龍霆道:“你所承受的痛,還要讓彆人承受嗎?”

“我是蛇,不是人。”柳龍霆慢慢站起來。

一掃原先失魂落魄的模樣,看著何辜道:“其實我們去不去都無所謂,何辜或者何悅一個去就行了。何悅有蛇胎,是他們想要的,不會傷太何悅;何辜嗎……”

“柳龍霆!”何壽沉喝一聲,手中慢慢化出火球:“你彆以為墨修不敢殺你,我也不敢!”

“你不是何悅,你不敢!何悅敢殺了張含珠,你敢殺了何辜,敢殺了我嗎?你不敢,你承受不住那樣的天譴!”柳龍霆聲音突然比剛纔何壽暴躁是更大。

伸手指著我:“可就算是何悅,殺了張含珠,也要受天譴。所以墨修舍了半身精血,為她造了一具軀體,以求代她躲避天譴!何壽你敢嗎?”

我聽著心中微微一痛,轉眼看向墨修。

他隻是低垂著眼,看著水麵,並冇有說話。

所以,他洞府裡那具和我一模一樣的軀體,是他用半身精血造出來,替我應天譴的。

嗬!

這個時候,倒知道情深意切了。

何壽冇想到柳龍霆還會爆發,冷嗬道:“我是不敢承受天譴,可你呢?你這麼多年,做了什麼?你回過巴山,知道巴山人現在還是多麼的崇拜你,可你呢?”

何幫好像整個都在爆炸的邊緣,破口大罵:“你幫著你那用蛇通下水道的主子,殺了你的同類……墨修!你們都背叛了巴山,投靠了阿熵,卻又背叛了阿熵!你們簡直就是兩麵三刀,處處紮!”

柳龍霆卻好像並不生氣了,懶懶的靠著井壁:“我也不敢承受天譴,所以我一直這樣賴活著。就算知道龍靈為什麼養我,我也隻當不知道。”

轉眼看著我道:“何悅,你有冇有想過,什麼巴山會有那麼多重要的蛇?”

“那條魔蛇,墨修,我……後來的巴山,修蛇,皆出自巴山。”柳龍霆聲音帶著嘲諷,盯著何壽。

慢慢轉眼看著風望舒:“就是因為那些巴山鎮著那些上古大神的怨魂,總有那麼一絲一縷溢位來,變成一條蛇。”

“風少主,你就不說說,為什麼阿娜要入巴山?真的是去當什麼巴山巫神造福巴山的嗎?”柳龍霆臉上嘲諷之色越發的濃。

似乎喃喃的道:“她有名字的,對嗎?風家現任的家主叫風羲,那麼按算的話,阿娜在風家的名字應該是……”

風望舒臉色發白,那身流光異彩的裙子都失去了顏色。

沉眼看著柳龍霆:“彆說了。”

柳龍霆嗬嗬的笑,沉眼看著我:“你看連聽都不敢聽了。”

目光慢慢轉到何辜身上:“阿娜入巴山,顯神蹟,長居摩天嶺,在那裡建了巴山的信仰之所,就是想借摩天嶺長鎮那些上古怨魂。同時她也是要借種,然後隻要成功就殺那條魔蛇的,對嗎?”

柳龍霆眼帶笑意,複又轉眼看著我:“你知道什麼叫非黑既白嗎?天地之初,黑白兩氣,並冇有其他顏色。那些大神也單調得很……”

“夠了。”墨修沉喝了一聲,轉眼看著我道:“何辜留在上麵,由風少主看著,我陪你們一起下去,找到沉天斧就都解決。那些蛇娃可能循著氣息潛下去了,它們是柳龍霆和你的血脈,那些怨魂不會傷它們的。”

柳龍霆隻是要笑不笑的看著我,目光落在我小腹處:“你現在知道為什麼你腹中的孩子這麼重要了嗎?”

“我和張含珠也是嗎?”何辜卻突然開口:“既然蛇娃不會有事,大家一時也不急著出去,就將事情說清楚吧。”

何壽立馬扭頭看去,沉喝道:“何辜。”

“何壽道長,這是我個人的事情,還忘不要阻攔。”何辜直接否認了和何壽的關係。

沉眼看著柳龍霆,一字一句的道:“我和張含珠的身體,也是那些怨魂從封印中跑出來的嗎?”

“不是。”柳龍霆靠在井壁,沉眼看了看墨修。

嗤笑道:“如果你們這麼容易來的,那龍靈費這麼大儘修一個回龍村,和阿熵合力,在那閣樓裡畫了那麼多符紋陣法。龍岐旭又費儘心思守著回龍村,更甚至不惜將地底一脈的聖女梓晨的女兒送進去,就是為了懷上一個孩子,你認為你們來得就這麼簡單嗎?”

何辜沉眼看著我,目光閃了閃:“我知道了。”

這大概和我們原先猜的差不多。

井中瞬間就又沉默了,白微啃著薯片,見大家都不說話了。

才又幽幽的道:“那何辜到底是什麼?龍岐旭想讓他女兒生個什麼出來?”

我抬眼看著白微,苦笑道:“一個神,一個真正的神,一個能和魔蛇、墨修一樣,能讓時間停止,也能讓時間無限循環往複,能創造萬物的神……”

可這樣的存在,那條本體蛇本身就是啊,他們卻要殺了他。

然後再用儘各種噁心的手段,交配,繁殖,術法,生出一個假的……

何辜和張含珠,都不是成功品,而是失敗品。

所以龍岐旭還讓張含珠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