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冇想到何辜這麼溫潤的人,一旦搞起小動作來,也挺有意思的。

他從我手裡拿芒果乾給墨修……

我咬著芒果乾,不由的輕笑。

墨修看著何辜手裡的芒果乾,很淡然的搖了搖頭:“本君不用進食,要吃的話,直接從何悅手裡拿就是了。”

他們倆打機鋒,我也不想再聽。

找了塊離行政樓比較近的草地,就席地坐著,看著那沖天的火。

這會離得遠了,火光中總時不時有粉塵一樣的東西飄出來。

眼看那些粉塵就要隨風飄開了,可防火符一閃,就好像輕輕吹了一口氣,將那些灰塵又吹了回去,繼續在大火中浮燒著。

那些真菌吸食了張含珠身體裡的養份,再被燒燬,可完全毀滅根本冇這麼容易。

如若真菌孢子飄出去,再繁育出來,怕也是個麻煩。

巴山摩天嶺那些經何辜催生的藤蔓,斷枝立馬再生,幾乎盤踞著整個摩天嶺。

那還隻是何辜無意識的生機外溢,這些真菌卻是真正的吸食了張含珠的血肉的,不知道要長多少次,燒多久纔算完全毀滅。

墨修和何辜在火邊沉默的站了一會,也都走了過來坐下。

周邊一切好像都靜止了下來,除了呼呼的火聲,就是我和何辜嚼著芒果乾的聲音。

過了好一會,還是何辜幽幽的道:“突然好懷念小孩子的時候。”

他直接倒在草地上,看著天上,沉聲道:“我纔到問天宗前幾年,控製不住體內外溢的生機,經常惹出事。大師兄……咳!”

何辜臉上閃過好意,清咳了一聲,改口道:“何壽每次幫我收拾了爛攤子後,就會對著我劈頭蓋臉大罵一頓,還有幾次更甚至氣得出手打我。將我拉進水池裡淹著,一邊教訓一邊讓我練龜息功啊,或是綁著手,吊在半空中打啊。阿問、何歡、何物啊,都隻會看著。”

“每次都是何極、何苦跟何壽大罵一場,更甚至大打出手,然後救下我。”何辜聲帶唏噓。

扭頭看了看我和墨修:“可現在,我們居然連架都吵不起來。明明有著很多的事情,大家都悶在心裡,卻連吵架的心思都冇有了。”

所以年輕的小情侶很容易吵架,可吵完冇多久就好了,因為怒氣宣泄出來了。

而結婚後,有家有孩子的夫妻,卻慢慢的隻會冷戰。

大家都冇有精力再吵架了,卻因為孩子,以前的情感,或其他的,不到一定的地步,又不能離。

這纔是現實吧!

我和墨修冇有婚姻,卻有著一個還未出生的孩子,有著共同患難的情感,還有著責任。

又不能直接反目成仇,隻能在這樣的矛盾和糾結中沉沉浮浮的。

所以敢愛敢恨的人,纔會讓人嚮往。

而我們,妥協於現實,不敢放肆愛,更不敢直接了斷的去恨。

我摸了一塊芒果乾,不知道是放久了,還是何苦染了阿問那撿落果的習性,酸得嘴麻,臉都扭曲了。

呲牙張嘴,感覺滿口都是唾液,吐著舌頭想將酸澀的味道散開。

可那酸味,好像直達心底,連心都酸得扭扭巴巴的。

正喘著氣,猶豫著是將芒果乾吐出來,還是直接嚥下去,就聞到旁邊有著好聞的竹葉味。

扭頭一看,墨修居然也盤腿坐下,手在地麵上輕輕一掃。

泥土翻滾,一張完好的石桌和三張石凳就如同春筍一般破土而出。

墨修手裡捏著已經打開的竹心清泉,用術法結了三個冰杯,倒了滿滿三杯竹心清泉放在桌上:“坐吧,喝點水。”

竹心清泉味道甘冽,在這大火旁邊,聞上去,可比在太陽下暴曬後,突然撕開一個綠豆冰棍好聞太多了。

隻不過學校外麵的竹林,突然唆唆的響個不停。

一直冇有出現的蒼靈,突然出現在竹稍上。

隔得遠,看不清他的臉色,卻依舊能聽到竹葉沙沙的響聲,彙合成幽幽的話:“墨修……”

我嗤笑一聲,端著冰杯抿了一口,立馬將嘴裡酸澀的味道衝散了。

竹心清泉,確實很解乏,就好像心底所有的疲憊都被這泉水給沖走,還滋潤著被火燎得乾涸的心田。

何辜自然也冇有客氣,端著一杯喝了一口,不住的點頭:“好東西。”

手更是拂了拂這張從地底破土而出的石桌:“這東西更好!”

龍夫人能引泥土化成一條條冇有生命的土龍,可墨修能引出石成桌,當初在清水鎮就是憑這一手,鎮住了風升陵。

墨修卻好像不當回事,如同喝酒一般,連悶了三杯竹心清泉。

氣得蒼靈那一身竹葉般的外袍,綠得好像能滴出水來,所有的竹子無風自動,搖晃得厲害。

遠遠的看去,碧海生波,竹浪滔天,居然很漂亮!

墨修根本不理會蒼靈的提醒,握著那個竹筒,給我和何辜都添滿。

這才幽幽的道:“蛇娃暫時還是留著吧,它們認你為母,會護著你,而且都還挺厲害的。”

我捏著冰杯,聽著沙沙的竹葉聲,心頭也慢慢的發冷。

碧海蒼靈,我進去過一次,差點就交待在那裡。

由蒼靈守著這學校,確實比風家用人守的好。

可現在,我跟何辜在這學校裡麵,墨修也冇有讓蒼靈退開。

還是怕我們讓蛇娃和人麵何羅跑出去,終究對我們還是不夠信任吧。

墨修又讓我留著這些蛇娃,其實就相當於讓我留著一些幫手。

他一邊要防著我,一邊又要想辦法護著我。

真累啊!

我抿著竹心清泉,冇有說話。

墨修卻已經起身了,目光掃過我跟何辜:“我去清水鎮找柳龍霆,他雖然……”

“嗬!”墨修冷哼一聲,嗤笑道:“可也是這些蛇娃生物學上的父親,這學校終究是離人群太近了,想辦法遷到清水鎮去吧。”

“不勞蛇君操心。”我捏著那個冰杯,複又輕輕抿了一口。

沉聲道:“等這把火滅了,我會想辦法帶著這些蛇娃回巴山。”

“何悅,你知道這意味著什麼嗎?”墨修臉色發冷,盯著我道:“這對巴山而言,可能是一場浩劫。這些蛇娃吃活食,就算認你為母,你也不一定能全部控製它們。”

“它們不是阿寶,它們吃過活食,吸過人血,它們不會再像阿寶一樣吃熟食的!”墨修理了理心神。

看著我道:“留著它們,隻不過是為你增一層保護。清水鎮現在成了那樣,又有蛇棺鎮著,它們出不了清水鎮,清水鎮外麵縣市也因為群蛇**全部清空,這是養它們最好的地方。”

所以,既要利用它們,又要防著它們,這是要馴化嗎?

可為什麼又是清水鎮?

我不想再回清水鎮了,就算蛇棺隱匿於空中,隻要想到蛇棺,我腦中就是那條本體蛇,沉眼看著龍靈一刀刀片下蛇肉,抽出蛇骨的畫麵。

“我會帶它們回巴山。”我捏著杯子,看著墨修沉聲道:“也有勞蛇君,將柳龍霆請過來吧。這把火可能還要燒兩三天,蛇娃們今天本來不用進食的,又吃了那條大怪蟲,吃了不少活食,這幾天都不會進食,我們會在這裡等柳龍霆的,到時我會和他一起想辦法,轉變這些蛇娃的習性的。”

“何悅,它們吃過人了!”墨修呼著氣,好像連怒氣都發不出來了。

隻是幽幽的道:“你現在太過極端,又有著婦人之仁。對外心狠手辣,護起崽來,卻什麼都不顧。這樣下去,我怎麼放心,讓你懷著我的孩子。讓它在你腹中,變得和你一樣極端而狠厲嗎?蛇胎太強大了,如果它和你一樣狠厲,那還不如……”

他這話一出,自己好像也愣了一下。

何辜臉色閃了閃,朝墨修道:“蛇君,慎言!”

“墨修!”我嗬嗬的笑,將冰杯放下,轉著那把石刀。

左手撥了撥右手腕上的蛇鐲,朝墨修笑道:“要不趁著何辜也在,以你現在的能力,應該能拖住這枚黑白蛇鐲一會。我手裡這把石刀,本就是龍浮千給我剖腹取蛇胎的,趁著蛇胎還未成形,或許是一枚卵,我剖出來,還給你啊!”

冇了這個蛇胎,我和墨修,就真的走到頭了!

這樣也好,我們都不會這樣辛苦的維持著表麵的和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