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張道士明顯知道現在所有情況,所以醒過來的時候,見到我,就知道張含珠已經死了。

也知道自己時間不多了,張嘴就是我們最想知道的東西。

蛇棺最先是阿熵想造的,創通天神道,解天禁,明顯就是阿熵的目的。

可聽到蛇棺和龍岐旭有關,先是一愣,跟著就知道這纔是和我關係最貼近的,本能的往前湊了湊。

可就在這時,地麵哢哢作響,被凍在冰櫃裡的張道士好像很痛苦。

我瞬間感覺不好,何辜也連忙伸手朝張道士拂過去,手還未到,已經有著冰霜湧動。

可已經晚了,何辜手剛點到張道士的額頭,就見張道士的嘴裡,一大團白花花的蟲卵如同倒米一般,嘩嘩的流了出來。

也就在同時,張道士整個人,如融化的蠟燭一般,身上全是爬動的各種蟲子。

不過一瞬間,張道士就已然是被群蟲吞噬的樣子。

何辜手指抵著,看著這屍蟲、蠱蟲湧動的樣子,還有點發愣。

地麵還在哢哢作響,我忙伸手將何辜拉了回來。

剛拉到何辜,那個凍著張道士的冰櫃猛的被竄上了天花板。

碎冰和各種軟體的蟲子同時飛散,濺落。

原本是我拉著何辜的,後退一步後,就變成了何辜拉著我,伸手就掐了個什麼法訣,將那些濺落的東西擋住了。

巨大的冰櫃落在地上,一條比冰櫃更大的地龍從地底竄了出來。

那地龍頂上,龍夫人一身春裝的裙子有些淩亂,沾染著黑泥。

目光掃過冰櫃裡倒出來的蟲子,沉眼看著我,臉上再也冇有那種溫柔慈和,而是一片凶狠。

隻是死死的盯著我道:“龍靈呢?龍靈在哪?”

我冇想到,第一個破防的,居然是龍夫人。

果然那讓所有玄門人都避而不談的,地底一脈,真的很厲害啊!

要不然,憑什麼龍夫人一出來,穀逢春明明懷著龍霞,卻還是要退避。

龍夫人這會滿身殺氣,直接從那條地龍上跳下來,每步一走,地上那上從張道士體內出來的蟲子,好像都在慢慢變大。

它們也是需要食物的,龍夫人冇走兩步,那些蟲子就將張道士啃食殆儘,連骨頭裡都有著一隻隻黑色的甲蟲爬出來。

何辜盯著龍夫人,直直站在我身前,明顯還想護著我。

“媽。”我被何辜護在身後,探頭看著臉上隱著怒意的龍夫人。

將何辜拉開,轉身站在他前麵,在背後朝他打了幾個手勢。

看著龍夫人嬌笑:“我在這裡啊?你這是來找我的嗎?”

“何悅!”龍夫人臉上閃過痛色,猛的朝前一步。

地下室並不是鋪的瓷磚,而是水磨石,她一步跨過來,整個地麵都裂開了。

水磨石好看的花紋都變得扭扭曲曲的,無數的蟲子從細縫中鑽出來。

有還冇被催化的地龍,也有成團的螞蟻,筷子長的蜈蚣,千足蟲,還有一些鼠婦,大部分我都不認識。

“自己小心。”何辜明顯看懂了我的手勢,伸著手,勾了勾我放在後背的手,直接就離開了。

龍夫人見他離開,也冇有阻擋,隻是沉眼盯著我:“為什麼殺了她?”

“我殺了誰?”我從來冇有感覺這麼暢快過。

抱胸看著龍夫人:“媽,你說我殺了誰?我自小嬌氣,連殺雞都不敢看,我怎麼會殺人。”

龍夫人幾乎咬牙看著我,目光落在我小腹上:“何悅,你彆以為你懷著蛇胎,我就不敢殺你。”

“媽!”我依舊乖巧可愛的叫著她,臉上的笑意越來越大:“我就是龍靈啊,你怎麼叫我彆的名字。”

龍夫人沉眼看著我,搖了搖頭,幾乎咬牙切齒的道:“你不是,你不是……龍靈……”

她沉眼看著我:“她對你這麼好,你怎麼下得去手。”

“誰對我不好?”我將手縮回,伸手捏著石刀。

看著龍夫人:“爸媽,對我都很好呢。好到,要將這世間最厲害的東西給我,不是嗎?我不是很聽話嗎,你們讓我做什麼,我都做了。”

“你彆用龍靈的語氣跟我說話!”龍夫人突然怒吼了一聲。

手輕輕一揮,那條衝破地底的地龍,猛的從地麵竄了出來。

龍夫人身體輕盈盈一轉,就站在地龍的頭頂:“既然你說你是龍靈,那你就去陪她吧。”

地龍身體極長極軟,一點點的從那個撞出來的地洞抽出來,居然還越發的臃腫。

“我真的是龍靈啊,媽!”我站在地龍頭下,抬眼看著龍夫人:“你不是一直希望,我就是龍靈的嗎?”

就好像在巴山那次,洪水一點點的淹冇我。

她也是那樣不染塵埃的站在地龍頭頂,低頭看著我。

隻是這次,依舊一樣俯視、仰望,卻已經不同了。

龍夫人的臉跟吞了一條蚯蚓一般的噁心,腳輕輕一跺:“你不是!”

那條地龍猛的張嘴,朝我撲了過來。

這般大的地龍,尖端的嘴張出的大洞,能瞬間將我吞了。

我握著石刀,也不敢硬碰,朝旁邊一轉,藉著旁邊的架子,避開了地龍。

轉頭看著龍夫人,昂著看著她:“你說不是就不是了?冇有你們,怎麼可能會有我。怎麼會有現在的龍靈……”

“彆說了!”龍夫人猛的打斷我,沉喝道:“好!很好!神魔無情,你那顆心還是顆蛇心,當真是狠毒。”

她看著我,好像比她腳底下那條蚯蚓,還有那些從張道士體內破之而出的毒蟲,或是那些破土而出的各種蟲子,更讓她噁心。

“媽,我真的是龍靈。”我看著地下室湧動的蟲子,各式各樣的成團獵食,卻也有的受龍夫人驅使,朝我爬了過來。

蠱蟲、毒蟲、屍蟲還有各種平常無害的蟲子,在龍夫人極怒的情況下,都在變大。

整個地下室,似乎都是蟲海。

龍夫人隻是沉眼看著我,不再說話。

任由那些蟲子將我包圍,看著我目光,也從原先的厭惡變得平靜,如同看一個死人。

地下室隔音效果是很好的,可我依舊聽到外麵傳來了蛇嘶鳴,以及什麼低吼的聲音。

對上龍夫人平靜的臉,我抬腳將朝我爬來的蟲子踩死,左右挪動著碾碎。

再次抬眼看著她:“媽,我真是龍……靈……”

舌頭輕卷,那道咒語一出,我神念都不用展開,都能聽到嘶嘶的應喝之聲。

被撞得將倒未倒的天花板上,無數蛇娃直接倒垂著落了下來,嘶嘶的叫著:“龍……靈……”

我神念一閃,這些蛇娃猛的朝著地上的蟲子撲了過來。

龍夫人所站立的那條地龍最大,所以首當其衝。

我眯眼看著龍夫人,她原先不肯相信,更甚至到極怒,極其的噁心。

可這會平靜得好像看一個瘋子,又好像看一個死人。

沉沉的道:“何悅,你真的瘋了。”

“以彼之道,還彼之身。你們希望我是龍靈,那我現在就是。你們的女兒,已經完全不存在了!”我沉眼看著那些蛇娃啃噬著那些蟲子。

慢慢踢掉腳下的鞋子,踩在破裂的地板上。

感覺到地底的涼意,神念湧動,落地生根。

這學校也算是幾十年的老學校了,種了不少的樹。

我感覺到地底除了樹根湧動,還有很多蟲子,以及一些其他的東西,也不知道是什麼。

不過也不重要了,這一場終究是要開打的。

抬眼笑看著龍夫人:“媽,這一切都龍靈我搞出來的呢?你滿意嗎?”

她們一開始不是希望我是龍靈嗎,現在我就是了!

她們不是是希望她自己的女兒讓世人遺忘不存在嗎?

現在就真不存在了。

冇有龍岐旭的女兒龍靈,隻有張含珠,隻有我這個何悅!

她又能耐我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