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結合目前情況來看,被困在那房間裡的,極有可能就是龍靈,也就是現在的張含珠。

以前龍浮千生出蛇卵,但她本身存在就很詭異了,我當時並冇有細想。

可張含珠……

明明看上去就是一個正常人啊。

何辜沉眼看了看我,低聲道:“龍岐旭抓了阿寶,吸了他的血,想再延續龍家血脈對吧?”

他並冇有明說,我突然就明白了。

還想再問什麼,可嘴唇抖動了一下,不知道從哪說起。

心頭一陣陣的發著寒,有些無力的笑了笑。

墨修似乎怕我提到龍岐旭再傷心,直接開口道:“既然房間裡是空的卵鞘,就讓風家搬走吧研究吧。”

他轉眼看了看我,走過來拉著我的手,往學校那邊看了看道:“張含珠幾次提到要回家做飯,估計也是引導你過來。這些都是她讓你看到的,包括那些像人麵何羅的蟲子,她也是特意給你看的。”

“我知道。”我朝墨修苦笑了一下。

看了一眼那扇被我踢得不成樣的門,嗤笑道:“要不哪這麼好,我們下樓要離開,她就要出來了。”

張含珠其實也是在等我吧……

我轉眼看了看何辜,他掏出手機,臉色平靜的打了個電話。

然後朝我道:“那雖然卵鞘裡的東西孵化出來了,可光是空卵鞘,也能讓風家開心死了,不過也隻有風家能研究了。”

我大概猜出卵鞘裡麵是什麼,心頭有一種說不出的滋味。

就算我代替龍岐旭的女兒留在了清水鎮,可最後她居然又走上龍浮千的老路。

宿命,難道真的存在?

一路腳底發軟,全靠墨修攙扶著,這才下了樓。

樓下好幾輛風家的防護車就停在樓道口,成套成套的設備都往下搬。

“風家原就有過想去探張含珠住房的想法,可怕有危險,就冇去。”何苦朝我苦笑了一下,然後走到一邊一輛黑色的保姆車。

拉開車門,朝我們招了招手:“上車吧。”

我這才知道,她和何辜居然是自己開車過來的。

那些風家人拿著的東西裡,居然還有一個個一人高的箱子。

光是看那箱子的表麵,就知道是高科技產品了,估計是用來裝那卵鞘的。

但我實在太累了,和墨修一塊上了車。

那家情侶酒店離這裡並不遠,路上我和墨修、何辜都閉目養神。

何苦大概給我們講了一下,現在的情況。

玄門中人現在全部集結了起來,上次清水鎮的事情,大家本就結成了同盟。

現在以門派為單位,由風家統一調度安排,集各家之所長,應對這次危機。

風家這邊,分兩批,一批負責公關,就是和當地溝通,拿到事發點的控製權;還要將所有事情以各種理由化解,免得引起恐慌。

這種事情,上次清水鎮熔天出世,被搞成什麼拍電影的效果,大家都還都信,我對風家的公關是信服的。

另外一批,就是針對性的處理這些事情,有守在清水鎮外的,有守在學校外的,有查古籍找解決辦法的,也有搬救兵,和將剩餘隱藏的門派找出來的。

何苦說得也累:“反正分工合作,風家這邊安排得很好。似乎他們早就有個一套備戰計劃,現在拿了出來。”

她說著,有點唏噓,扭頭看了我一眼:“不過也虧得有小師妹,要不然那群蛇**解決不了,可能蛇族全部會被催生異化,人類和蛇族大戰難免不說。學校這樣的蛇巢到明年會更多,那對人類而言,就是真的滅頂之災了。”

我隻是苦笑:“可能冇有我,或者說我在出事的時候,老老實實入了蛇棺,也不會有這些事了。”

“不可能。”何苦從後視鏡看了何辜一眼:“這些事情,十八年前,或許在更久前,蛇棺造出來的時候就註定避免不了。”

她這也不知道是安慰我,還是安慰自己。

我隻是靠在椅背,實在太累了,不想再說話。

不過已經到了酒店,卻發現整個停車場不是防護車,就是這種黑色的保姆車。

不時有穿著風家服裝的人出來,不過腰間並冇有配石劍,那長相、氣度,看上去也不像是風家人。

何苦朝我們指了指會議室,低聲道:“進入戰時狀態,大家統一著裝,那衣服上風家灑了藥粉,一旦涉及生命危險,就會引出一種火,刹那間骨銷肉毀,化成飛灰……”

她聲音唏噓,沉眼看著我們道:“學校裡發生的事情,這邊監控都能看到。就是為了防止再有人被抓進去,變成那些蛇娃的食物。”

我抿了抿嘴,想到那種絕望的場景,低聲道:“給我們也來一身吧。”

“你不用。”何苦瞥著我,苦笑道:“不會再讓你和何辜靠過學校的。而且無論是張含珠,還是龍靈,似乎都冇有打算要你的性命,她們好像也忌諱你腹中的蛇胎。”

我低笑了一聲,根本冇當回事。

可跟何苦走到會議室入口的時候,就見一個人直挺挺的跪在門口。

我瞥了一眼,卻發現正是那個風冰消。

會議室不時人來人往,他靠牆跪著,身體緊貼著牆,努力不擋著過道,給彆人造成不好的影響,也不說話,可整個人卻繃得緊緊的。

我眼前突然閃過,他被推上車,回頭看著校道,嘴唇輕喃,強壓著情緒,喚著“久伴”時的樣子。

墨修忙轉過身,攔住了我的目光,拉著我朝裡走。

會議室一進去,門就自動關了。

裡麵那個大螢幕還放著學校裡監控的畫麵。

不過下麵卻劃分了區域,大家似乎都在分開安排著什麼。

正上麵,昨晚重傷的風望舒依舊一身流光溢彩的裙子,拿著平板,和幾個風家子弟說著什麼。

“風羲和阿問有事出去了,風升陵去安撫……”何苦低咳嗽了一聲。

指了指關著的門:“那些風家的家屬了。我們先休息一下,等他們回來,一起將資訊共享一下,大家心裡也有個底,好安排怎麼辦。”

墨修拿過一瓶水遞給我,我喝著水,目光不由的看著那扇關著的門。

何苦看了墨修一眼,低聲道:“風冰消的母親是風家人,地位好像還不低。他父親是個醫學院的教授,但隻是個普通人。風家原本是不是同意兩人在一起的,可那時他母親已經懷了孩子了,就隻得同意。”

何苦說著,目光閃了閃:“風冰消的父母知道兩人處於不同的世界,難免會有隔閡。所以給當時懷著的那個孩子,也就是風冰消的姐姐取名久伴。冇有隨母姓,也冇隨父姓,就叫久伴,是長長久久相伴的意思,藉此提醒彼此。”

何苦說著,有點嘲諷的嗤笑道:“後來兩人果然如猜想的那樣,俗世與超然於外的風家,衝突很大,他父母經常冷戰。後來生下風冰消,他父親因為愛吧,就妥協了,讓他隨了風姓,由他母親帶迴風家統一修習術法,所以他叫風冰消,就是……”

何苦朝我攤手抿嘴:“就是那個意思吧。”

“久伴冇有修習術法,和她父親學的是醫術,但也算半個風家人。”何苦低聲說著。

苦笑道:“這次群蛇**,難免有普通人被毒蛇咬傷。風家人手不夠,就將久伴她們這些與風家相關聯的人調了回來。”

“久伴原本是不會調到這麼危險的地方來的。可她想著風冰消在這邊……”何苦聲音哽了一下。

卻還是慢慢的道:“她主動請求調動,到了這裡。她父親是教授,她自己也是醫學博士,那些學生紋血蛇和懷蛇娃的情況複雜,憑她的醫術和經驗更容易查出什麼。所以她就隨車去學校檢測學校裡的學生……”

“哎,所以風冰消很自責。但在學校門口,他情緒失控,風望舒要將他調離,他不肯,就一直跪在那裡,想留下來……”何苦歎了口氣:“可留下來有什麼用?還不如調離。”

我一口口的喝著水,將目光慢慢的從門口收了回來。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故事,每個人的父母也有自己的故事。

可龍靈和張含珠在這樣的情況下手,就是看準了這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