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青鸞飛鳳帶著百鳥,從西往東,路過巴山,連帶著巴山群鳥都跟著飛鳳青鸞離開了。

我緊閉著眼,聽著鸞鳳和鳴之聲在百鳥嘈雜的叫聲中傳得遠遠的。

腦中閃動的一會是巴山十二巫跳著的巫舞,一會又是墨修那張臉。

以及清水鎮那湧動著的蛇團,還有龍靈占據著那些女孩子癲狂的模樣。

墨修必須和風望舒成婚,所以,我就必須搬山成功!

手腳好像都不是我的了,似乎有什麼牽動著我的身體,動哪根骨頭,怎麼扭動肌肉,似乎都有一雙手在推動著。

雙蛇纏著摩天嶺,骨頭髮出“咯咯”的拉扯聲,摩天嶺開始輕輕的晃動。

腦中突然湧現出隨己的聲音:“何悅,你在這裡搬山,對付龍靈。可墨修就要和風望舒成婚了,神蛇一族的婚盟一旦成了,雙方就再無悔婚的可能,連心中藏著他人都不可以。”

“墨修於你而言,最多不過是陌生人。哈哈,你以為神蛇婚盟和現在一紙婚書一樣嗎?何悅,你真的好傻!”隨己的聲音好像透過我光著的腳,隨著摩天嶺湧進了我腦中。

我聽著鸞鳳和鳴和百鳥之聲遠去,這才慢慢的睜開了眼。

隻見雙蛇昂首,奮力往上,摩天嶺開始左右搖晃。

廣袤的巴山深處,有著猿猴驚恐的叫聲,以及射魚穀家的號角聲。

何壽變成的玄龜慢慢變大,朝後退著,趴在摩天嶺邊緣,好像隨時都要掉下去了。

我扭動著腰身,手腳巫舞,與何壽相對,退到石柱那邊。

穀家人似乎見到了我,原本急促的號角聲,慢慢變得悠長,又好像有著什麼號子聲傳來,應喝著雙蛇拉山。

各種聲音交彙之中,突然轟的一聲,整個摩天嶺飛天而起。

何壽昂著長長的龜首,朝我看了一眼,聲音變得無比的滄桑:“小師妹,我就不陪你去清水鎮了。你……”

他似乎詞窮了,又或者是害怕了,龜首慢慢縮進了殼裡,朝我沉聲道:“小師妹,你要記得,你這次做的,為的不隻是墨修,還有這萬千生靈免遭異蛇之災。”

他自己好像也被這麼大的功勞給逗笑了,直接頭往殼裡一縮,沉喝一聲“俺去也”順著摩天嶺直接跳了下去。

我腳本能的往那邊跨了一步,想追上何壽。

可跟著腦中卻閃過那些蛇群朝清水鎮湧動的畫麵。

那跨著的腳,卻又以巫舞的方式往旁邊挪了一下。

摩天嶺被連根拔出,整個巴山好像傳來了什麼低低嗚咽的聲音。

跟著雙蛇扭動,蛇身上的淡藍色光芒更濃烈了,像極了於心鶴髮動那雙手時的樣子。

也就在同時,浩浩夜空,突然電閃雷鳴,一道道粗壯的閃電擊落。

石柱上的湧動的蛇,似乎很怕這些閃電,蛇身朝石柱裡縮,卻又張嘴對著閃電落下的夜空嘶吼著。

大滴大滴的雨水,夾著鴿子蛋大小的冰雹砸了下來。

我一個人站在摩天嶺上,任由雨打風吹,電閃冰擊,隻是緩慢而又沉穩的跳著巫舞。

身體不時傳來各種痛,或是被閃電擊了一下,或是被冰雹砸到。

能清晰到感覺,卻並冇有尖悅的痛意了,似乎整個人都是麻麻木木的,隻想著巫舞--搬山--驅蛇--鎮棺!

隨著巫舞跳去,我明明冇有玄冥遊魂,卻在閃電之中看到一個身著黑袍的女子,逆光站在摩天嶺邊緣。

我看不清她的臉,隻能看著,她腦後,長長的黑髮在隨風飄蕩著。

那頭黑髮,烏黑濃密得如同黑色,似乎真的遮天蔽日……

我眯了眯眼,想看清那個女子是誰,可逆著光,怎麼也看不清。

隻是看著那斜飄著的頭髮,明顯摩天嶺也在挪動。

我還想再看,卻見那長長的黑髮後麵,幾隻三足金烏突然尖叫著衝了出來,那些黑髮瞬間朝三足金烏纏去。

沉黑如水的發,刺眼曜日的金光瞬間交彙在一起,夾著雙蛇嘶吼……

我眼睛被金光刺得生痛,我本能的閉眼。

再抬眼時,卻隻見隨己被蛇綁在石柱上,不過她的頭已經露了出來,朝我哈哈的大笑:“何悅,你說你折騰個什麼?”

“你就算殺了龍靈,他們也不會感激你。一旦巴山下麵的東西出來,你對得起你這巴山巫神的稱號,對得起這吹著號角,助你雙蛇搬山,卻被你棄之而去的巴山人嗎?”隨己臉上儘是嘲諷。

嗬嗬的大笑:“龍岐旭選擇你,是因為你有人性。可你現在為了墨修,做的這些事和我有什麼區彆,自私自利!何悅,你是不是再也感覺不到那種澎湃的情感了?”

“你現在是不是內心平靜卻又無比的執坳!神魔無情,你已經入魔了!哈哈!”隨己因為這個笑得特彆的開心。

我隻是慢慢的跳著巫舞,看著昂首拉著摩天嶺的雙蛇,再回首望去。

隻見原先摩天嶺所在的地方,趴著一個黑漆漆的東西,好像和夜色融合為一體。

可那黑東西卻好像還扒拉著什麼,似乎要將自己和那個坑全部封住。

巴山下麵,一下又一下的號角聲,夾著號子的吆喝聲不停。

可除了交纏如索的雙蛇,以及湧動著的藍光,我根本看不見於家那些人。

隨著摩天嶺慢慢挪動,甪端踏著金啼印,飛快的衝了上來。

它長長的獅尾上,居然還卷著被何壽施術綁著不能動的龍霞。

雙蛇搬山很快,可最後卻似乎並不是拉著山騰空遊行,而是在拔起一定高度後,猛的蛇身一弓,將整個摩天嶺甩了出去。

我差點就被甩了出去,幸好一把扯住了邊緣上的石柱,同時引動那些蛇,將我纏住。

隨己見狀,哈哈的大叫。

甪端卻急忙騰空而起,卸掉了摩天嶺的慣性。

雙蛇甩動,去勢太快,我隻感覺“呼”的一聲,跟著摩天嶺就在飛快的下沉。

忙往摩天嶺裡麵退了一步,正要低頭看。

卻見無數已經異變的異蛇撲展著巨大的肉翅,拖著肥壯如水桶的蛇身,直接從下麵撲飛上來。

我本能的轉手去拿弓,卻聽到“噠噠”兩聲響,甪端猛的跑了過來,對著這些異蛇就是幾蹄子,將異蛇給踢開。

“又回來了……清水鎮,蛇棺!”隨己嗬嗬的笑:“何悅,你要殺龍靈,我幫你啊。可殺了她之後呢?”

我實在不想聽她廢話,手撫過石柱。

一條蛇猛的竄進了隨己的嘴裡,將她的嘴給堵住。

摩天嶺太高,我看不到下麵的情形,也不知道是不是到了清水鎮。

更不知道怎麼落下!

轉身上了甪端,驅著它緩行順著摩天嶺而下。

甪端一直謹記何壽的話,獅尾還不忘卷著龍霞,這才帶著我慢慢順著摩天嶺往下。

搬山根本就不是我想象中,小心翼翼的搬過來,就是扔過來的。

所以何辜他們都留在了巴山,並冇能跟過來。

畢竟阿貝還隻是個冇滿月的奶娃娃,要驅動他體內雙蛇的搬山之力,何辜要輸多少生機?

那個小於家主,又得動多少術法?

何壽還要封著那個坑……

明明隻是搬個山,卻已經聯合了三家之力,多少人耗儘精力,卻不讓我知道。

我坐在甪端身上,驅著它踩著摩天嶺慢慢往下跑。

轉動著掌心的石刀,對著自己的左手劃了一刀。

然後盯著自己的掌心,想著絲絲縷縷的血絲如同散在水中一樣,慢慢的散開。

有摩天嶺這巴山巫神被供奉的地方,我神念雖不如阿熵還在我腦中那樣強大到可以一念誅神,可也算強大。

大雨一直在下,我的血水順著雨水沿著摩天嶺往下落,慢慢的化成了血霧,籠罩著整個清水鎮。

也就在同時,清水鎮外,無數的異光升起,在夜色之中照亮著整個清水鎮。

這些光,有的是普通的照明符,有的是用了神獸身上的東西,亮得耀眼。

更有的或許是什麼法寶,有的更甚至還有著強大的探照燈光……

各色的光,圍繞著清水鎮亮起,照得摩天嶺下的清水鎮裡,無數的異蛇已經在展翅撲騰了。

同時也照著整個清水鎮好像籠罩在一片血霧之中。

我乘著甪端往上,看著這如同飛機降落的信號燈一樣的異光,心中慢慢的發暖。

風家和玄門中人,也知道我會搬山吧。

隻是冇有誰逼我了,他們隻是在等。

血霧籠罩著的清水鎮中,好像有什麼東西慢慢的阻攔了血霧的下降。

那些異光之中,有著無數的異獸和法器升起,各種強光之下,那些異獸和法器上都站滿是人。

他們對著摩天嶺以各自門派和家族的方式行著禮,應和著電閃雷鳴以及甪端金蹄和異獸嘶鳴的聲音,齊聲沉喝著:“恭迎巴山巫神!搬山驅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