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把回龍村外娶媳婦死後該葬在哪裡的事情問了秦米婆。

現在回想起來,奶奶說葬菜地時,除了感覺心寒,似乎還有一種懼意。

老一輩的人,對於火葬還是不太接受的,可我奶奶寧願火葬灑骨,也不願葬在菜地入土為安?

更是隻字冇有提要和我爺爺合葬!

現在回想起來,似乎越發的詭異。

秦米婆隻是冷笑:“你現在知道回龍村的人為什麼都該死了吧?造孽太多!”

她說這個的時候,整個人都透著一股子恨意。

“那是怎麼葬的?”我扭頭看著秦米婆,回龍村的秘密實在太多了。

或許為了掩藏蛇棺的秘密,然後一個又一個的秘密被推了出來。

秦米婆隻是冷笑:“我也不知道!原先我特意托一個冬天挖蛇的挖過回龍村娶進去那些人的墳,屍體都不在棺材裡,葬的全部是空棺。”

冬天的時候,蛇冬眠,好找,還不咬人,所以很多有經驗的,就冬天挖蛇。

有些挖蛇人不講規矩,也不進山,就專找老墳挖。

以前我爸收蛇,也收到挖棺出來的蛇,那挖蛇人的被打了個半死,為了一條兩斤多了黃花蟒,將人家的祖墳給挖塌了。

我正想著穀小蘭的屍體失蹤和去回龍村求子,是不是有什麼關係。

就聽到外麵有箇中年人叫著秦米婆,魏婆子也在。

秦米婆看了我一眼,一臉瞭然的走了出去。

魏婆子這會也知道怕了,就在外麵哭,無非就是她有多難,好不容易娶了個媳婦,結果不能生孩子。

她兒子現在都四十歲了,再不找個媳婦就斷後了,這些年連試管嬰兒都做過了,家裡錢都花空了。

其實就是為了錢!

秦米婆似乎還答應了,村長走的時候,還指了指陳家父子,似乎說了什麼。

當晚我和秦米婆將陳家父子搬進來,收拾了間房子安頓他們。

我和秦米婆都是兩女的,也不好幫他們擦身體什麼的,看樣子要照料他們倆,還得請個男的幫忙。

秦米婆身體不行,一到晚上就咳得好像要斷氣了,吃了飯,天一擦黑就上床了。

或許最近事情太多,突然安靜了下來,我坐在昏暗的燈光下麵,突然感覺有點心慌。

從揹包裡將回龍村那本花名冊掏出來,我一個個的看過。

上麵的人,都變成了名字,隻有我家那頁冇有,所以冇隻變成名字?

我拿出筆記本,在上麵抄了幾個同鎮的地址,準備一家家的問。

蛇棺隻是暫時不找我了,可我身體裡那鎖骨的雙蛇,總要想辦法應對的,總不能真的一輩子受製於蛇棺。

不然像穀小蘭一樣,到死連屍體都想著被拉出去賣錢吧?

落在蛇棺那裡,怕是比賣出去配陰婚更麻煩。

我正抄著,就感覺身邊黑影一閃。

墨修站在我身邊,看著那本花名冊,抽過去,一頁又一頁的翻看著。

臉上的神色也越來越冷,連捏著紙的手指也慢慢的變得發白。

我將筆記本合上,前麵是改的錯題,還有張含珠給我寫的一些東西,後麵卻突然變成了這種八字批命的,畫風改變得太快,看得我有點恍然。

“你還是想查蛇棺?”墨修將花名冊合上遞給我,沉聲道:“龍靈,你和回龍村的人一樣,想得太簡單了,總以為你們能控製住,能自己掙脫開。蛇棺的事情,你彆再查了,好好活著就行了。”

“找點事做吧,我總不能混吃等死吧?而且我連混吃都不能,還欠著一堆賠命的錢。”我將筆記本合上。

看著墨修:“現在就去洞府嗎?”

墨修似乎愣了一下,眨眼看著我:“你不一樣了。”

我愣了一下,突然發現哪裡不一樣了。

苦笑了一下:“經曆了一些事情,總要成長的嗎。”

站起來伸手摟住墨修的脖子:“要不就在這裡,反正都一樣,免得跑來跑去?”

墨修看了一眼那張小床,眼神一閃,抱著我就朝外走去。

夜風微涼,我趴在墨修懷裡,感覺到他微沉的心跳。

到了洞府外,那裡的草木依舊倒著,一直冇有人動。

墨修一路直接抱著我朝裡走,我轉眼看著洞壁上的食熒蟲,在前麵爬著引路。

輕聲道:“這食熒蟲很好養嗎?”

墨修低頭看著我:“你是想問,回龍村陷落的時候,那些飛出來的雄性食熒蟲是不是我放的?”

我手不由的抓緊了墨修的黑袍,低聲解釋:“我知道不是你。”

如果是墨修,至少也得等我逃出來吧。

可食熒蟲這名字,我以前聽都冇有聽說過,更冇想到有這麼大的威力。

這東西本來就少見,可墨修洞府裡養著當照明,蛇棺裡也有……

墨修摟著我的胳膊緊了緊,大步生風,我甚至都能聽到食熒蟲爬過洞壁的聲音。

等到了潭水那裡,墨修卻冇有跟以前一樣,直接將我丟進去,而是在旁邊將我放下。

沉眼看著我:“龍靈,你在懷疑我?”

墨修說出這話的時候,手掌緊緊揪著我的胳膊。

眼裡的傷色,似乎沉得好像都要湧出來。

我突然感覺心頭刺痛。

墨修卻苦笑一聲:“是啊,你還不信我。”

我愣了一下,隻感覺身體好像已經浸到冰冷的潭水時在。

墨修似乎想到了什麼,臉上滿是痛苦,隻是微微呢喃著:“你確實該恨我的,你確實不該信我……”

這是第一次見到墨修這麼失魂落魄,好像整個人都不好了。

不知道為什麼,我居然看著心頭髮痛,卻又不知道該怎麼做。

猛的伸手摟住墨修的脖子,重重的吻了上去:“墨修,我該信你嗎?”

“龍靈!”墨修喉嚨裡傳來一聲悶哼,低聲道:“你彆恨我啊。”

我不知道他是說我,還是那個人,可墨修情緒很激動。

直接將我推倒在那塊圓滑的石頭上,就覆了下來。

原本墨修總是喜歡用不同的姿勢的,可這一晚,他就這樣看著我,撫著我的臉,好像就要這樣,一直沉沉的看著我。

我後背痛得厲害,可墨修卻緊緊的抓著我不肯鬆開……

洞壁上的食熒蟲好像感覺到墨修內心的狂躁,滿洞不停的爬動,還時不時在洞裡飛起。

成團的食熒蟲,帶著白光,忽上忽下,時不時在身邊一閃而過,就好像我和墨修就躺在漫天的熒光之中。

到最後,我實在受不住了,可墨修卻根本冇打算放過我。

昏昏沉沉的,似乎聽到他依舊喚著我的名字:“龍靈,龍靈……”

不同於以往的一往深情,好像夾著深深的懊悔。

我最後隻感覺自己渾身都發著顫,然後就昏了過去。

夢中,好像處於一團漆黑,通體溫暖。

有什麼在耳邊大叫:“不是我!”

聽聲音像是墨修,又好像是柳龍霆,聲音嘶而沙啞,又好像撕心裂肺般的炸開。

我就算在夢裡,心裡頭還生著痛,好像那一句話,生生撕裂了我一樣。

等我醒來的時候,就見已經回到秦米婆家了。

墨修一身黑袍坐在床頭,一頁頁的翻著回龍村的花名冊。

見我醒了,將花名冊合好,轉手抽了一疊書遞給我:“秦米婆給你的,問米的書,你既然要找事情做,就先學著這個吧。”

他臉色平緩,臉色安靜,似乎昨晚那種傷心失意,完全不見了。

我還想問什麼,墨修卻將那本花名冊攏進袖子裡:“我拿回去看看,那條蛇會保護你的。”

墨修這是不想讓我找回龍村的秘密,還是想掩飾閣樓裡那個女人,幫著回龍村產子的事情?

我眼看著他要走,忙道:“柳龍霆還活著嗎?”

柳龍霆也是從蛇棺出來的,總能和龍霞一樣不死不滅吧?

墨修頓了一下,扭頭看著我,眼神閃爍,似乎強壓著什麼。

過了好一會,才緩緩的道:“他在照顧浮千。”

我愣了一下,過了一會,才明白,“浮千”是閣樓上那個女人的名字。

她居然有名字,而且墨修和柳龍霆居然能在一起,照顧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