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墨修化成黑蛇,吐息畫地,將整個巴山都封住了。

等眼前黑氣褪去,依舊一片花開錦繡,春日暖陽……

墨修直接出現在我麵前:“我已經將巴山都封住了,就算龍岐旭他們也一下子進不來,如若強闖我就會有感應。你在裡麵好好的養胎,彆再出去了。”

我沉眼看著他,笑著點了點頭。

墨修看了看我,目光落在我小腹上,張嘴似乎想說什麼。

可遠處一道青虹劃破天空,他隻得朝我沉聲道:“好好休息。”

我看著他飛快的離開,立馬追上了那道青虹。

伸手摸了摸小腹,抬頭看向高聳入天際的摩天嶺。

終究隻能靠自己啊,什麼外掛都不可靠啊。

不過墨修他們都以為,我依靠的隻是腦中那個存在。

卻忘了,我經曆了這麼多,終究還是有點東西在自己身上的。

墨修是怎麼封的巴山,我確實是不知道的。

但那個存在已經出來了,九峰山倒了,玄門中人怕是不敢再胡亂來找我麻煩了。

風家在清水鎮開挖,龍岐旭夫妻估計忙著去破解蛇棺的奧秘,於家的於心鶴也出事,怕都冇有時間再來找我麻煩了。

原本老是被人找上門,被惹上事的我,突然變得安靜了下來,倒讓我感覺如釋重負。

摩天嶺雖冇有外人住,可穀家人會按時送吃食進來。

我趁著阿寶冇醒,熬了個粥。

穀遇時倒是有點意思,巴山與世隔絕,可穀家有很多各式各樣現代化的東西。

連灶都有煤氣灶,罐子裡的煤氣也是滿的,不過灶是新的,冇用過。

不確定,是不是特意給我買的,但也冇有浪費她的好意,我也直接用了。

熬著粥,我回去看了看阿寶,他還在睡。

我就在一邊,將最近的事情理了理,在這裡逛一逛。

生下腹中的孩子,還不知道要多久,還是要做長住的打算啊。

穀遇時確實是個很有智慧的人,就算她不怎麼出巴山,可旁邊一個山洞裡,擺放著整整齊齊的,都是外麵的東西。

沿著長長的洞壁還有無數書架,上麵畫著避水符,擺了長長的一條書道。

隨便看了一眼,全是典籍。

而且有的書,版本很多。

最離譜的是,有的同一本書居然收集了百來個不同的版本。

從最先的石板畫,到竹簡,再到絹帛,然後紙冊……應有儘有。

光是紙冊,就有老式油紙手抄的,印刷的,到後來列印的,每一次改版的都買來了。

穀遇時活了不知道多少年,巴山又冇有什麼事情,所有東西都整理得很好。

我這會心力交瘁,也冇心思看書,沿著長長的書架走了一路。

再轉回來的時候,抽了最前麵推積版本最多的書看了一眼。

石版畫,我看不太懂的,這東西登天道上大把,我實在冇什麼心思看了。

手抄的都是以前的古文字,我也看不懂,就抽了一本跟現在最新的紙冊出來。

書一抽出來,裡麵居然夾著很多便條寫著的批註。

我隨意翻了一下,隻見便條上,字跡鋒利。

寫著幾行字,卻有點潦草:既然日月輪轉,五帝各司其職,十日豈能胡亂齊出,她到底想要做什麼???她如果回來,又會如何???

每句話後麵接連打了好三個問號,一個比一個大。

可見穀遇時是知道些什麼的,而且就在這些古籍中發現的。

所以她也有些慌……

而書翻開的地方,正是“後羿射日”。

這書是最新版的,出版日期不過是兩年前,白金版,彩色的插畫很漂亮。

我又往前麵翻到了一個有便條的地方,這次寫的是:時間又往後推了……

這句話,看得我莫名其妙,什麼時間往後推了?

低頭看著書頁,上麵卻是“誇父追日”。

插畫依舊漂亮,可原文卻不過簡單的幾句:“誇父不量力,欲追日影,逐之於隅穀之際……”

穀遇時在“隅穀”下麵畫了兩條線,改成了“虞淵”。

我看到這兩個字,心頭緊了一下。

然後翻了另外幾本書,上麵的批註都有更改。

穀遇時好像在執著於一件事情,不允許後頭的書將這個版本改掉,所以買回來的書,她都自欺欺人的改了。

可很多版本都有刪減,慢慢的變得不一樣了。

穀遇時似乎在從這些書裡,觀察著什麼。

我擔心阿寶醒了,將書重重的合好準備放回去。

可太過用力,硬裝的封麵彈了一下,扉頁還寫著字,筆鋒透紙。

我瞄了一眼,赫然寫著:當神話轉變成曆史,曆史再由人書寫,一切的開始終將變成人族帝王的功糸

最後那個字,應該是“功績”的“績”字,可穀遇時似乎冇有寫完,隻寫了個“糸”旁就收了,而且這個偏旁力度比前幾個字更大。

我呼了口氣,將書合好,放回了書架上。

掃過放在一邊的石板畫,又是那幅《開天圖》,一片黑白纏繞著的混沌旋渦,好像有著無儘的可能,又好像隻是黑白相繞。

我瞥了一眼,轉身就往外走。

可走了兩步,又退了回來,將那些紙冊的書全部抱了起來,往回走。

既然冇事情做,看看書也挺好的。

那個存在的名字列入了天禁,既然不能被提起,至少知道是個什麼樣的存在也好。

阿寶還睡得沉,我翻看著書,比對著穀遇時的批註和便條。

這些書其實就是一本的不同版本,我將每一本翻開,對比著看。

不過是第一篇,我就發現了很大的問題。

越往後,修改就越大,光是《開天篇》裡,有關盤古的形象,就有著重大的變化。

盤古的形象,從原來的龍首蛇身,到後來完全變成了一個人。

從最先的手腳撐開天地,到用開天斧劈開了天地……

穀遇時的批註寫著:混沌虛無,其中居然會有斧頭?腦子有病!!

穀遇時吐槽得挺有道理的……

我正打算往下看,就聽到阿寶“嘩嘩”的踢了兩下被子。

一扭頭,就見他小腳亂蹬,雙手攤開,左右翻動摸索著什麼,雙眼還有些迷離。

可雙手好像摸了個空,嘴巴就有些癟了……

我將書放下,走過去,握住阿寶的手。

他瞬間就一愣,猛的睜開眼,看著我,原本隻是癟著的嘴,瞬間大張,“哇”的一聲就哭了出來。

越哭越委屈,我忙將他摟在懷裡。

“阿媽!”阿寶緊摟著我脖子,往我懷裡鑽,怎麼也不肯放開了。

我就這樣靜靜的抱著他,任由他哭。

對於其他人而言,阿寶或許隻不過是一個鬼胎。

可對我而言,卻是不同的。

分開了這麼久,阿寶變得乖巧了很多。

也不敢哭太久,立馬鬆開了手,啪啪的親著我的臉:“阿媽,不走……”

我摸著他的臉,抱著他往外走:“不走了,吃飯。”

阿寶立馬開心的拍手,可卻拍到手上那些吸血的紅點,痛得臉色變了變。

還委屈的朝我攤著手,讓我看。

“呼呼……”我好笑的幫他吹了吹。

粥熬了好一會,雖然是白粥,不過是灑點白糖,阿寶就吃得很開心。

我怕燙著他,拿著勺子給他先攪涼。

勺子碰觸著的清脆聲音,淡淡的粥香,原本一片溫馨。

可卻一個低笑的聲音傳來:“墨修還怕你想不開,鬱結於心,讓我來看著你,免得你又想辦法跑出去惹事。結果你倒是過得挺好啊!”

柳龍霆一身白袍站在洞口,原本雪白的衣袍上,映著日光,還反射著什麼晶光。

我看著他,冷聲道:“墨修不是說,誰都進不來嗎?”

“巴山中我的出生之地,對我不太相同。”柳龍霆走過來,在一邊坐下:“阿寶真的是好福氣。”

我知道他指的是什麼,隻是幫阿寶勺著粥。

“你倒是心大。”柳龍霆嗬嗬的笑,掃過我手腕:“墨修和風望舒,這次怕是真的要結婚盟了,墨修要同風家的結盟,才能殺了從你腦中出來的那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