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想過無數次自己再見龍岐旭夫妻的場景。

可我所想的,都是我最終找到了他們,主動開口問他們那些事情。

冇想到,現實卻與我想的差這麼遠。

他主動找到我,一邊假意談條件,一邊卻暗自動手。

我搭著箭,對準龍岐旭。

他剛要轉身避開,巴蛇的蛇尾立馬騰空橫甩,將他攔住。

龍岐旭隻得搖頭輕笑:“你忘了一件事情,我是和阿問一起進入巴山的。既然他在巴山,能攔得住龍靈他媽,我又怎麼會選擇在這個時候進來?”

我腦中思緒紛亂,拉著弦的手不由的緊了緊:“你對阿問做了什麼?”

可摩天嶺那邊,好像有著什麼“嘩”的一下湧動。

一棵參天大樹,從摩天嶺那邊突然升起。

那樹葉片厚重,隨著樹乾升起都不會搖動的,反倒翠綠厚重的穩貼在樹乾上。

隻不過一經升起,每片葉子下都有著無數的根鬚垂下,然後紮入地麵,瞬間成林,將整個摩天嶺都圍住了。

我看著那棵樹,裡麵似乎有著金光閃動。

扭頭看著龍岐旭:“青折來了?”

“阿問受傷了,風家已經在回龍村挖下去,且封了清水鎮,墨修隻要回去,就算你有眉心一縷神魂相連,也感應不到你。就算他冇有回去,送於心鶴回碧海蒼靈,蒼靈也會想辦法攔住他,斷了與你之間的聯絡。”龍岐旭身形慢慢變大。

沉眼看著我:“青折和蒼靈都想殺你,自然會選擇和我們合作。”

我聽著不由的低笑:“所以,你這是打算幫他們殺了我?”

青折紮根九峰山,能挪到這裡來,怕是龍夫人幫了忙吧。

“何悅,我不想殺你,所以我和你談條件。”龍岐旭沉眼看著我。

低聲道:“我剛纔和你談的都還算數,隻要你答應,我就會讓青折退出去。我讓青折對上阿問,這已經是最穩妥的辦法了,他們倆心中有情,就算對上,最多也隻是重傷,不會殞命。”

“可如果你執迷不悟,就算在巴山,我也是有辦法殺了你的。”龍岐旭輕呼了口氣。

盯著我的眉心:“何悅,你彆忘了,是我將你比蛇棺中拉出來的。”

“所以,你還留了什麼殺招在我體內?或是弄了什麼,掌控我的東西?”我緊握著弓,聽著摩天嶺那邊傳來金戈交鳴的聲音。

想到青折滿眼恨意時的樣子,心中還是有點擔心阿問的。

抬頭看著龍岐旭:“你說我為什麼會讓墨修看那蛇窟裡的蛇紋。龍岐旭,墨修不想讓我知道我腦中這個存在是什麼,也不會這樣逼我交出什麼。他不會讓青折和蒼靈殺我,這就是墨修和你們的不同!”

我慢慢拉滿弓,對準龍岐旭:“讓青折和龍夫人退出去,要不然我就不會手下留情了。”

龍岐旭臉帶無奈,沉聲道:“我以為能勸你一回,冇想到你執迷不悟。”

摩天嶺那邊,白猿尖叫,不時有異樣的響動,可放眼看去,卻隻見尋木一棵棵的生起。

那些白猿叫聲淒厲,似乎在倉皇逃離。

穀家的號角“嗚嗚”的響起,山巒之上,成隊的穀家人揹著箭壺衝向了摩天嶺。

可尋木隻不過晃了一下,一片厚重的綠葉落下,立馬就將那一隊人砸倒在地上。

尋木落葉生根,壓著那一隊人的綠葉,立馬長成了一棵樹,那幾個人再也冇有起來……

穀家的號角,從原先的嗚鳴,瞬間變得急促。

巴山各峰之上,複又有著烽煙升起,隻是這次黑煙滾滾,沖天而起。

我拉滿了弓,黑髮湧動,盯著龍岐旭:“讓青折和龍夫人退出去,你彆逼我!”

龍岐旭卻隻是沉眼看著我,緩緩搖了搖頭。

穀家的號角在我耳邊不停的響,遠處猿啼鳥叫,紛亂得好像滅頂之災。

摩天嶺那邊,金光一閃而過,好像有什麼展著翅膀努力朝這邊飛來,卻飛到一半,卻又落了下去。

我在巴山內,眼力勁很好,隻不過虛瞄一眼,就大概看到了,是那隻我不想養的杜鵑鳥。

穀芽將它帶走後,就再也冇有送回來了,我也冇再問過它去哪了。

冇想到它居然還在摩天嶺某處,好好的活著。

那隻杜鵑從半空中落下,複又倉皇的展翅飛起。

我收回眼,對著龍岐旭,黑髮拂過巴蛇的蛇身,催動巴蛇,猛的朝著龍岐旭衝了過去。

黑髮湧動,如同潮水烏雲,瞬間將龍岐旭困在黑髮之間。

我雙眼跳動,一直沉壓著的心底,無限的恨意湧出。

眼前一切好像都在扭動,各種顏色變化無常。

對著龍岐旭一根又一根的穿波箭射了過去。

可龍岐旭雙手一揮,兩胳膊居然直接變成了兩條長角有鬢的龍……

我詫異的看著龍岐旭,他穩立在半空不動,可那雙臂化成的雙龍,卻好像從他胳膊騰起,一條對著我,一條對著巴蛇就衝了過來。

那龍身之上,金鱗閃爍,張嘴之間,龍息噴湧而出,灼得我黑髮瞬間成灰,比當初風家石室的燭息鞭的威力差不多。

巴蛇嘶吼著,可一口龍息撲到蛇身之上,立馬將蛇身燒得滋滋作響。

我握著弓,想再引動黑髮,卻發現身體一緊,一條龍身已經將我纏住。

龍岐旭沉歎了口氣,那個龍頭猛的就朝我張嘴,對著我又是一口灼熱的龍息。

粗礫的鱗片刮過我手臂,片起一道道的血痕。

摩天嶺那邊,傳來何壽低吼的聲音。

巴蛇再怎麼厲害,也不過是一條蛇,可龍岐旭的雙臂居然是兩條龍……

龍嘴噴著呼呼的火光,巴蛇想退,都冇有半點可退的可能,因為那條撲向它的龍身,直接將它的七寸纏住了。

身體被灼燒得生痛,在金黃的龍息中,我抬眼看著龍岐旭。

他好像緩緩閉上了眼,將頭扭到一邊去,好像不想看著我在這龍息之間,化成灰燼。

卻任由化成龍身的雙臂,將我和巴蛇越纏越緊。

他說得冇錯,他既然能將我從蛇棺中拉出來,就有能力殺了我。

可心中從來冇有這麼不甘過。

雖然我有過幾次心如死灰,想一死了之,可就算要死,也得我自己去死,不是彆人來殺我。

我雙眼盯著金黃的火焰,任由火焰燒著自己,慢慢張嘴:“龍……靈……”

呼呼的火光之中,一聲召蛇之咒,輕吟的飄了出去,卻又好像這號角聲中、哀叫聲中,傳得很遠很遠……

龍岐旭猛的扭頭看著我:“何悅!”

我看著龍岐旭,他身上有著重影,雙臂是龍,又像是兩條胳膊,可他的頭好像也長出了鱗片,隻是模模糊糊的,讓我看不真切。

“我說過,彆逼我。”我將被纏著的手微微抬起,手指勾動,就在纏著我的龍身上輕輕劃了劃幾道蛇紋。

遠處摩天嶺上,嘶嘶的響起傳來。

一條條異蛇從摩天嶺騰飛而下,長翅的鳴蛇、肥遺……

還有一條金黃且長著翅膀大蛇,展翅一飛,居然遮天蔽日,似乎就是傳說中的騰蛇!

這些異蛇一經出來,對著摩天嶺下的尋木就衝了下去。

而我手指勾過纏著我的龍身,那龍身上的鱗片瞬間如同枯萎的花瓣一樣,片片脫落。

龍岐旭立馬收回了雙臂,盯著我道:“你居然……”

“用了這雙蛇眸,對不對?”我頭輕輕晃動。

那被龍息燒燬的黑髮瞬間湧出,遠處那條騰蛇展翅而來。

我黑髮一揚就拉住了半垂的蛇尾,借力一晃而上,握著穿波箭,對著龍岐旭一箭就射了過去。

明明是同樣的箭,同一個人射,可這會那隻箭夾著厲風,龍岐旭想避,我立馬又是一箭。

腦中什麼想法都冇有了,隻是沉神射著箭,想象著這一箭箭射入龍岐旭體內的樣子。

果然兩聲悶哼聲傳來,龍岐旭雙臂中箭,臉帶怒意。

我卻藉著黑髮催動身下這條騰蛇,對著回龍村而去。

巴蛇嘶吼著,在地上飛快的遊動跟了過來。

摩天嶺上還有著大蛇從那根石柱中爬出來。

其中居然還有九頭的相柳……

尋木巨大而且木成林,卻也難抵擋這麼多異蛇,不一會就有著一棵棵的尋木被異蛇壓倒。

龍岐旭在後麵想追我,我沉眼看著摩天嶺剛湧出來的九頭相柳,引著它對著龍岐旭撲了過去。

自己卻乘著騰蛇,帶著巴蛇和其他異蛇,浩浩蕩蕩的朝回龍村去了。

摩天嶺這裡,隻有青折。

那龍夫人,定然還在回龍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