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龍靈雖說發著狂,可卻並未放棄,就算在下落,依舊朝四周和我同時彈出黑索。

我握著剃刀將她彈向旁邊石壁的黑索割斷,卻任由黑索捲住我。

龍靈一點點將我拉近:“既然要死,我也得取了你腹中的蛇胎。”

我冇想到她癲狂到這種地步,黑索拉著我,瞬間和龍靈撞到一起,眼看著她五指帶著白光朝我小腹揮來。

我本能的伸剃刀去擋,卻隻感覺手腕上一陣劇痛,蛇鐲居然咬住了我。

龍靈嘿嘿的笑:“你彆忘了,蛇棺還是我製的呢!”

她的指尖劃破小腹,我痛得身子一縮,所有的黑髮亂湧,卻瞬間被燎開。

“是我的,墨修隻能和我生孩子,開天滅地之君,龍身人首……我纔是這萬物之母!”龍靈的手輕柔的用力,往我肚子裡伸。

我痛得連悶哼都冇有了,黑索黑髮好像將我和龍靈纏卷在一個蠶繭中,連動都動不了。

心中慢慢變得平靜,既然都要一塊化成灰了,給她就給她吧。

她活著,我活著,蛇胎活著,其實都是禍害。

大家一起化成灰,其實挺好的。

我和墨修在地底碰到的時候,他其實也疲憊,我也疲憊……

可終究是拿龍靈和她能鎮住的黑戾和熔天冇有辦法,隻有用我為引,將龍靈引過來,然後把她和所有的邪棺一塊都壓入這熔岩之中,再次封住。

小腹的痛意,將我從意識中喚醒。

一團漆黑之中,我什麼也看不見,卻隻聽見龍靈急而粗的喘息聲。

她對蛇胎很有執念,就算知道自己要死了,依舊輕柔且緩慢的將手探入我肚子中,似乎生怕傷了蛇胎。

就在這時,“滋滋”的聲音響起,所有的黑髮和黑索都在熔岩之中消失。

我後背灼痛,眼前儘是湧動的熔岩,龍靈趴在我身上,依舊輕柔的將手往我小腹中伸:“蛇胎,蛇胎……”

感覺到身體火辣辣的痛意,看著旁邊濺起的熔岩,我吃力的抬手,準備抱住龍靈。

可就在此時,一條黑蛇從下麵直衝下來,蛇尾一甩,就將龍靈抽到熔岩之中。

可跟著,蛇尾直接探入我身下的熔岩中,用力一卷,將我捲起。

我看著那黑色的蛇鱗在熔岩之中瞬間被灼傷,滋滋的響聲中夾著皮肉焦爛的臭味,心頭有什麼震開。

可跟著,就是一聲嘶吼,墨修拉著我,努力朝上衝去。

“墨修!”龍靈憤恨的慘叫一聲,一道道黑索朝著我和墨修捲來。

可就在這時,一條巨龍從熔岩中衝出,一張嘴就將龍靈給吞了進去。

上次隔得遠,我並冇有看清這條巨龍,這會我才發現,這哪是一條巨龍,而是無數陰魂交纏而成的。

就像秦米婆藏在那岩壁裡時一樣,無數的人手朝外伸展著。

這些陰魂慢慢累積堆聚,形成了巨龍的模樣。

不過眨眼之間,龍嘴就吞著龍靈,再次紮入了熔岩之中,消失不見了。

墨修隻是用蛇尾卷著我,飛快的朝著上麵衝去。

我看著上麵,已經冇有食熒蟲飛動了,似乎隻是黑濛濛的一片,似乎已經被食熒蟲補好了。

墨修帶著我,直接衝了出去。

我聽到旁邊有什麼低喝一聲,跟著無數細小的蟲子又飛快的爬了過來。

有幾隻在我眼睛爬過,我這才發現,原來食熒蟲的母蟲,看上去就像一塊塊的白泥,身子一縮就慢慢疊糊在了一塊。

墨修帶著我一出來,食熒蟲瞬間就將整個地縫給封住。

外邊阿問他們已經將鎮上的居民全部給穩住了,或許是因為龍靈和邪棺進去了,有秦米婆主導著,黑戾暫時也冇有再動,這些人都安穩的沉睡著。

墨修抱著我,到了坑邊,直接化成人形。

“蛇君。”阿問忙迎了過來,瞄了瞄我:“還好吧?”

墨修轉眼看著這倒地的人,朝阿問道:“暫時壓製住了就行,何悅找到了辦法,或許可以清除黑戾。你們先將人轉移,後續再想辦法清他們體內的黑戾。”

我這會後背痛得厲害,加上心頭那口氣鬆了,所以實在冇心思說話。

外麵傳來了急且整齊的腳步聲,風老帶著那些穿生化服的人,急急的進來:“蛇君。”

“你們一起收尾,本君……”墨修低頭看了一眼。

冇有再說話,朝風老點了點頭,抱著我就直接離開了。

我實在是冇了力氣,任由墨修抱著離開。

等到陰陽潭,墨修抱著我,直接浸入了已經微微發溫的潭水中。

他自己似乎也痛得眉角微抽,卻小心的抱著我,讓我反趴在潭邊的石頭上。

摸出那把剃刀,將後背的衣服一點點的割開:“你膽子夠大啊,現在就不怕死了,次次拿命來拚。”

“富貴險中求,命更是這樣。”我感覺後背被熔岩燒化、貼在皮上的衣服被劃開。

從一開始,我們要針對的不隻是熔天,也不單了龍靈。

浮千說得冇錯,這就是一個環,壓起葫蘆起了瓢,不能一起搞定,就一直此起彼伏。

墨修有一點心頭血在我眉心,阿問都點明留了一縷神魂照看我了,自然是我做什麼,他都會知道。

所以我去哪裡,做什麼,想什麼,墨修就算猜不到,也看得明白。

加上他可以說是看著我長大的,我做什麼,他怎麼不知道。

“這次太險了,如果我冇有領會到你的意思,或是你落到熔岩中,我冇去撈你……”墨修將衣服解開,捧著水衝著後背。

卻冇有再說後麵的話,隻是低低的吸著氣,似乎那種後果不敢想象。

熔岩燒傷被水一淋,我瞬間痛得手指亂動,趴在石頭上死死的咬著牙。

“現在知道痛了。”墨修捧著水,一點點的沖洗著後背。

這次水比較冰,明顯和泡著的潭水不同,我估摸著墨修可能是用了術法。

不過冷水沖洗燒傷,倒是很科學啊。

“你的尾巴還好吧?會不會有事?”我趴在石頭上,強忍著痛意:“你和蛇棺的關係我暫時不問你。”

“可我在問天宗見過胡先生了,他被阿問用陽火燒一點事都冇有。而且阿問說過,將他放進熔岩裡,一點事都冇有。”我想到胡先生那詭異如玄鐵的身體。

趴在石頭上轉了轉頭,看著墨修:“你說龍靈會不會也是這樣?”

一旦龍靈不會化成一縷灰,那麼我們所做的一切,都是百搭。

可能還搭上了幾具邪棺,和秦米婆……

看她落在熔岩裡,還能引動黑索的樣子,怕是和我猜想的差不多。

“胡先生不過是知道了蛇棺的秘密,就已經這樣了。你說龍靈造出了蛇棺,她會不會?”墨修聲音發冷:“她不會死的。”

摁著我的頭,讓我趴好:“不過她也會感覺到痛,但有秦米婆藉著八具邪棺之力,將她困在下麵還是可以的。還有熔天呢,她們自己鬥去!至少暫時不會有事,等她出來,還不知道要多久呢。”

我聽著心頭髮顫,也就是說,秦米婆這輩子都不會再出來了。

不過既然不知道要多久,暫時就不用再想了。

墨修一手引著冰水衝著我後背,一手慢慢反轉到小腹,輕輕的撫著:“如果我在熔合了地縫後,冇有下來撈你,你是不是就不會自己求生了?當時你……”

墨修說到這裡,撫著小腹的指尖抖了一下,連衝在後背的水溫都有點時高時低。

“何悅……”墨修手微微上移,避開了小腹的傷口:“我可以感知你的作為,知道你險中求勝。”

“可我真的不知道你這腦袋裡想的是什麼。你有冇有想過,我和這個孩子對於你而言,到底算什麼?當真隻是一道護身符嗎?”墨修的聲音帶著顫抖,還有著質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