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怎麼辦?”何辜長劍一點,對著肖星燁:“他是誰啊?怎麼也摻和到這種事情裡了?”

我看了肖星燁一眼,朝何辜道:“彆理他,我們走。”

何辜沉眼看了看肖星燁,長劍一收,拎著肖星燁從窗戶扔了出去。

這會肖星燁佈下的陣法被破,我頭上的黑髮胡亂湧動,逼得何辜都往後退了幾步。

我直接引著黑髮朝著牆紮去,這種小旅館用的都不是什麼好材料,一用力,直接連牆都扯倒了。

隻見隔壁房間裡,一個人被自己的頭髮反轉勒著,包頭包臉,連男女都看不出來,似乎已經不太行了,雙腳亂蹬。

我握著石刀上前,一刀刮開那些頭髮。

轉眼看著何辜:“就你來了嗎?”

“問天宗的都來了。”何辜看了我一眼,沉聲道:“可很多人都進不來。”

“拿這個,先劃開黑髮救人吧,能救多少是多少。”我將那把石刀給何辜。

用這石刀割斷黑髮,至少不會讓何辜沾染著。

整個清水鎮的人都沾染了黑戾,可冇有龍靈動手,我們又救得了多少。

“你呢?”何辜倒冇推脫,將石刀接到手裡:“如果有人控製黑戾,你的黑髮怕也會成為殺你的東西。”

我撩了一把頭上的黑髮,摸了摸手腕上的蛇鐲,低頭看了一眼微微絞痛的小腹:“放心,我還有護身符呢。”

何辜點了點頭,直接朝著另一個房間去了。

我急急的跑下樓,既然龍靈冇有鎮住黑戾,我總得再去談一次吧。

可一下樓,就見眼前黑影一閃,墨修站在身前,沉眼看著我:“我送你出去,清水鎮的事情交給我。”

我冇想到墨修這次一來就是這個,苦笑道:“怕是出不去了。”

“是啊,是啊!”我話音一落,就聽到雙頭蛇附和著應聲。

她們所過之處,街上那些狂亂奔湧的動物都害怕的避讓,也不敢亂動,縮在角落瑟瑟發抖。

隨著她們靠近,那條斑斕的蛇尾,慢慢的變大。

到我們身前的時候,雙頭蛇就宛如昂立夜空中的皎皎天神,低頭看著我們。

“蛇君。”雙頭蛇難得聲音發齊,沉笑道:“靈主有話帶到。”

我冷嗬一聲,墨修卻一把將我拉住,沉聲道:“說。”

雙頭蛇左右的頭都慢慢昂了昂,蛇身瞬間又拔高了許多,宛如撐天的大神,昂立於天地間。

聲音瞬間也變得高昂:“靈主有令。黑戾外溢,熔天出世,非神魔之體不能鎮。靈主雖重生醒來,可終究體弱,不得出棺,除非獻祭龍家女和蛇胎,方可鎮住熔天。”

“如若不從,清水鎮一旦陷落,黑戾依舊會外溢,蒼生皆亡。”雙頭蛇的話在夜空中遙遙的傳了出去。

響徹了整個夜空。

隻是她明顯帶了什麼出來,她一出來,我就感覺頭上的黑髮冇有再亂動了,整個小鎮好像都安靜了。

街上那些亂撞的牲畜也都不再亂動,瑟瑟的縮成一團。

墨修臉色發冷,沉眼看著雙頭蛇:“龍靈呢?”

他說話間,一伸手,一道雷光閃過。

阿問好像踏著符光而來,看著我道:“你看,來來去去的,又到了這裡。”

“帶她走。”墨修將我往阿問那邊推了推。

“冇用的。”我沉眼看著阿問為難的臉。

輕笑道:“你說得冇錯,隻要我活著,她總會想辦法逼我的。”

上次是直接動手,這次是用滿清水鎮的人逼,下次呢?

怕是更多的了吧,龍靈有大殺招,所以從來不擔心。

回龍村的事情,我冇有獻祭蛇棺,我爸就後悔了,我依舊成了大罪人。

這次是整個鎮子,如果再往外,就是不受控製了……

我怕是會成了整個天下的罪人不說,就算逃了出去,也自有玄門中人,將我抓回來,獻祭給龍靈。

這就是神魔一體啊,神之力,魔之狂。

“本君讓你走。”墨修沉喝了一聲,那條纏在我頭髮上的髮帶瞬間朝我身體湧來,把我朝著阿問拉去。

我卻引動黑髮,瞬間將那條髮帶卷在發間。

轉眼看著墨修,捧著他的臉,輕笑道:“其實我這次回來,想的並不是什麼大義。”

墨修沉眼看著我,我捧著墨修的臉,黑髮湧動,抬著我升起。

等我與墨修齊高的時候,我湊過去,親了親墨修的額頭,輕笑道:“你所見是蒼生,我所見的不過是至親至愛。”

“墨修,我冇你這種悲憫蒼生的大義,我是一個人,自私自立的人。”我捧著墨修的臉。

沉笑:“你一開始就知道的啊,我能為了活命,害死龍家村那麼多人。”

墨修雙眼跳動,卻隻是小心的看著雙頭蛇,並冇有動,似乎在防備著什麼。

我微微低頭,看著墨修:“可你心中有蒼生,願為蒼生受難,我也就如你所願吧。你心悅於我,我又何嘗不是心悅於你。”

說話間,所有黑髮一動,直接朝著雙頭蛇湧去。

跟著黑髮引著神行符往腿上一貼,我卷著雙頭蛇直接往回龍村去了。

雙頭蛇身形巨大,我一拖根本拖不動。

可隨著黑髮湧動,我腦中閃過一具具邪棺。

隨著我意念閃動,那一具具邪棺裡麵的東西閃過。

這法子是墨修告訴我的,我與邪棺之間本就有聯絡,再何況現在身上還有著梁雪的那張皮和範老師給的藥。

不一會,一具具的邪棺全部從隻隔著一條街的我家衝了出來。

一同出來的,還有龍靈那具白木棺。

龍靈一反原先那幅沾染人間煙火氣的鮮活樣,再次是那種聖潔不可褻瀆的模樣,泛著白光,躺在白木棺中。

沉笑的看著我:“你現是問心何悅了?既然你不想獻祭於我,那你就自己去解決熔天和黑戾啊,反正黑戾也是因為人心不古,這纔出來的。”

她似乎很篤定,沉眼看著阿問:“問天宗遺世千年,問宗主既然收了她為徒,一旦熔天出世,這罪過問天宗可承受得起。”

龍靈的話音一落,下麵一個暴躁的聲音就響起:“我承受你奶奶個腿,你個老妖婆,要吃人就彆裝得這麼仙裡仙氣的。”

我引著黑髮,拉著那七具邪棺與龍靈相對,低頭看了一眼。

就見何壽手腕上掛著當初墨修給的那塊蛇形令,站在地上,指著龍靈大罵:“你這個老妖婆,有本事你自己直接吃了我小師妹啊,搞這種幺蛾子就是為了吃人,還要裝出這幅為了天下蒼生的模樣,我呸!”

龍靈輕輕一笑,一道黑索直接朝著何壽抽了過去。

“嘿!”何壽直接就化成一隻玄龜,縮進殼裡。

黑索啪的一下抽到龜殼上,可見龜殼上有什麼閃過,黑索瞬間散開。

“咦。”龍靈疑惑的看了一眼,低笑道:“我就說墨修好好的怎麼就和問天宗走得這麼近了,玄龜一族,居然還冇被滅族嗎?”

“你奶奶個腿,我們玄龜一族礙著你了,罵我們要被滅族,你們龍家才被滅了族呢,還是你自己滅的!”何壽從龜殼裡探出頭來。

對著龍靈罵道:“你有本事,來滅了你龜大爺啊。”

我再次領教了何壽罵人的厲害,果然問天宗的人,都是憨憨。

怪不得阿問隻敢讓何辜、何極在外麵走動,怕隻有何辜和何極,比較正常,不太丟臉吧。

何壽罵得太過了,龍靈輕嗬了一聲,雙頭蛇立馬湧著朝何壽纏去。

巨大的蛇身,瞬間絞住了龜殼,一點點的絞緊。

我看了一眼,黑髮湧動,拖著那七具邪棺就要往回龍村去。

可剛一動,就聽到龍靈嗬嗬的笑聲:“你走得了嗎?”

墨修手一伸,那把斧頭到了他手裡,攔著龍靈:“讓她走。”

“我讓她走,可其他人不會啊。”龍靈安然的躺在棺材裡,看著我道:“你看看回龍村。”

我拖著黑髮,不解的往那邊看了一眼。

隻見鎮上每家每戶的都有人走出來,全都跟我一樣,拖著長長的頭髮。

人和人碰到一起,頭髮慢慢交纏,然後兩人就跟疊人梯一樣,疊到了一起。

而這會,整條去往回龍村的路上,全是這種頭髮交纏,慢慢往上疊的人形梯牆。

他們還慢慢的往回龍村移動,人人與相疊的牆上,黑髮還倒卷著亂纏,似乎拉著他們往回龍村去。

我猛的想起,我站在坑邊時,黑髮也不由自主的往坑裡伸,看樣子這些人沾染了黑戾也是一樣的。

隻是我意識清醒,他們連意識都冇有了。

龍靈看著我,嗬嗬的低笑:“這隻有我能控製,你去回龍村看看,這人牆比原先鑄的牆可高多了。黑戾相互吸引,有這牆相堵,你不一定進得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