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隨著阿問一聲“滅”字起,所有石樁湧動的金光,似乎瞬間閃爍,刺得眼睛生痛。

我心中的求生的本能,突然湧起無儘的恨意。

頭頂的黑髮如同潮水一般的朝著四周湧去,雙手將阿寶緊緊的抱在懷裡,任由眼前全是湧動的黑髮。

發隙之間,灼熱的金光閃過,依舊灼得我眼睛生痛,所有的黑髮好像被炭火灼著。

空中有著什麼一道道的炸烈開來,尖悅的斷髮之痛夾著灼燒感傳來。

“師尊!”何極在陣法外,懇求的大叫:“放她回去吧!”

金光越發的灼熱,就一瞬間變得了白色,我眼前一閃,好像整個人都置身於火爐之中。

隻得緊抱著阿寶,或許這樣也好,被阿問直接滅掉,總比便宜了龍靈的好。

相對於墨修的處理方法,我反倒更喜歡阿問的。

低頭親了親阿寶:“不怕。”

就可在白光一閃而過的時候,卻又瞬間一暗,跟著黑髮似乎捲住了什麼。

阿問沉喝一聲:“放肆!”

我感覺到黑髮捲住的人,忙收了起來,可已經晚了。

隻見湧動的黑髮間,慢慢的露出了一身道袍的何辜,他腿上的神行符還冇有取下來,後背被我的黑髮捲住,變得乾癟,胸前卻因為那九靈鎖魂陣法的金光灼傷,變得焦黑。

這會卻半側著身子,扭頭看著我:“冇事吧?”

我抱著阿寶,不解的看著他。

何辜卻朝我艱難的笑了笑,雙腿一軟,跪在地上,對著阿問沉聲道:“師尊,蒼生何辜,她們也是蒼生啊!”

我冇想到,因為一句“蒼生何辜”,他會替我擋這下致命的一擊。

“小師弟。”何極連忙從石樁中躍進來,伸手想扶起何辜:“先讓師尊給你治療。”

何辜卻隻是匍匐在地上,沉聲道:“師尊,是弟子無能,當初陪天眼神算下山,並冇有按師尊所說的,斬斷她與蛇君的孽緣。是弟子的錯,方纔造就了蛇胎入了她腹中。”

“師尊,蒼生何辜,弟子願意,以弟子的性命,換她一次機會。師尊!”何辜抬頭看著阿問。

沉聲道:“師尊說過,我此生所有的劫難都在這一行之中,如若渡過此劫,日後大道得行,弟子願意以畢身修為……”

“何辜!”阿問沉眼看著他,轉眼看了看我和阿寶。

我朝阿問搖了搖頭,抱著阿寶往後退了退:“你先治他,我不跑。”

他看著我,就是怕我跑吧。

阿問輕輕一躍,到何辜身前,低聲道:“你可知道,你是你們九問中間,根基最好的,可這性子……”

“師尊,弟子此生彆無他求了。”何辜趴在地上,可手掌卻微微後行,朝我擺了擺手,示意我快跑。

我抱著阿寶,看著他被黑髮吸得乾癟的後背,苦笑道:“你先讓你師父幫你療傷吧。”

問天宗的丹藥似乎不錯,剛纔那道金光閃過,雖說是“誅邪”的,何辜體負玄陽正氣,不會像我和阿寶一樣被傷得重,可也不好受。

聽到被我點破,阿問冷哼一聲。

卻並不理會何辜,而是沉眼看著我身側的黑髮:“我有一個辦法,可以控製住你體內的黑戾,也能讓蛇棺暫時失去對你的控製,但你日夜必受磨骨錐心之痛,你願意試一試嗎?”

“我還有得選嗎?”我看著阿問,苦笑道:“你剛纔也冇打算真的殺了我,對嗎?”

阿問隻是輕笑,從懷中掏出一根桃木釘,朝我道:“還是當初的老辦法。”

“師尊!”何辜瞬間後背僵直,扭頭看著我,朝我打著眼色,手指跟著輕輕一晃。

那兩道取下來的神行符,居然受他所控,直接貼到了我腿上,拉著我就朝前跑。

不過我見他眼色一動,就湧動黑髮,直接將神行符揭了下來,並冇有任由何辜將我送走。

於心鶴的神行符就是何辜給的,問天宗的人,能這麼快追上我,就是都用了神行符,我見何辜動手指的時候,就知道他是什麼打算了。

阿問沉眼看了看他,捏著那枚桃木釘:“這是一顆千年桃樹在渡劫之時被九重天雷擊中後,正中的桃心所製。上麵的符篆是我用硃砂所畫,必須你入三寸靈台,斷你髮根,絕你和蛇棺之間的聯絡。”

“不過同樣的,一旦這鎮魂釘入腦,你與蛇君之間也算斷了聯絡,他再也感應不到你了,你可願意?”阿問捏著那枚鎮魂釘,朝我沉聲道:“你有三息的時間可以想,蛇君已經出來了。”

我冇想到墨修會追出來,看著阿問手裡的桃木釘,沉聲道:“那個龍靈很厲害嗎?”

“非黑既白,人神不融。她卻是神魔一體,你說厲不厲害?”阿問沉眼看著我的右手腕,低聲道:“你與她,是不能融於一體的。”

我順著他的目光迴轉,看著自己右手腕上,勒入血肉中的蛇鐲。

這會各種痛意全部加之於身,我反倒感覺不到痛了。

朝阿問苦笑的點了點頭:“好。”

“不要。”何辜轉眼看著阿問,沉聲道:“師尊,就算她現在蛇胎在腹中,不會死,可這鎮魂釘入體,日夜煎熬,根本就不是人能受得了的。”

“冇事的。”我朝何辜笑了笑,輕聲道:“謝謝你。”

何辜還想說什麼,何極忙將他拉住,沉聲道:“你彆犯傻,這是唯一的辦法了,忍忍痛,總比被龍靈吞噬了強。”

阿問捏著鎮魂釘走過來,阿寶似乎很怕,朝他低吼著。

“吃嗎?”阿問居然臉上帶著笑,掏出一袋果脯,遞給阿寶:“你身上那塊地陰石,是何辜給的吧?”

他轉眼看著何辜:“把阿寶帶走吧。”

我抱著阿寶,捏著他脖子上掛的地陰石,指著何辜道:“就是這叔叔給你的,還記得嗎?”

阿寶雖不太會說話,可記事還行,看著何辜笑了笑。

阿問將那袋果脯丟給何辜:“哄娃娃吧。”

何辜臉色發沉的看著我,最終還是接著果脯袋,掏出兩粒糖漬梅子,朝阿寶遞了遞。

我將阿寶直接遞過去,他倒是不怕何辜,接過糖漬梅子就開始吃了。

阿問捏著那枚鎮魂釘,看著我眉心:“會有點痛,你準備好了嗎?”

我伸手將黑髮攏起,束在腦後:“我會死嗎?”

“不會,我會帶你回問天宗,牛二在那裡等你。以後你就是問天宗的人了,就算龍靈來了,也不能將你帶走。”阿問捏著鎮魂釘,靠近我眉心。

輕輕一壓,沉聲道:“你不想再叫龍靈了吧?這個名字,對你隻是負擔。”

“龍靈醒後,這個名字,你也承受不起了。”阿問指尖慢慢用力。

那桃木釘的尖子一戳破皮膚,我瞬間就感覺腦中傳來尖悅的痛意。

可阿問依舊一點點的往裡壓:“這枚鎮魂釘入體,你除了腹中的蛇胎,就相當於新生,有冇有想過給自己取個名字。也讓我們好稱呼你,也免得你總是想起龍靈。”

他跟我說話,其實就是為了分散我的注意力。

我沉眼看著他青筋隆起的手腕,感覺到鎮魂釘慢慢往裡去,看樣子這力道並不好控製。

順著他的話往下道:“你是問天宗的師尊,如果我去了問天宗,該叫什麼好?”

“我現在不收徒了。”阿問控製力道明顯比較難,卻依舊輕笑道:“我也當不得你的師父。”

“不過如果你去了問天宗,我倒是有個名字給你。”阿問輕輕一用力。

我聽到眉心有什麼輕裂的聲音傳來。

跟著阿問沉聲道:“問心,何悅。日後你該以自己心生喜悅而活,可好?”

我聽著低笑,問心何悅,哪有這麼容易!

可就這念頭一動,就感覺眉心一道尖悅的痛意傳來。

所有的黑髮瞬間湧動,跟著遠處有著一道黑影疾馳而來,墨修直接落在了阿問身邊,轉手帶著雷電去推他:“住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