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以墨修的能力,拿回這份合同,肯定有點為難的。

肯定是藉助了問天宗的力量。

隻是我不知道問天宗是無償幫忙的,還是墨修又許諾了他們什麼。

我捏著合同,看著上麵自己簽的字,朝墨修笑了笑:“謝謝。”

墨修卻隻是沉眼看著我,似乎想說什麼,卻隻是抿了抿嘴:“不用說謝,這是我答應你的事情。”

秦米婆見狀,卻朝我們揮了揮手道:“要去就快去,要不折騰得晚了。”

墨修隻不過是到屋裡打了個轉,就又換成了上次那身黑色的休閒裝。

這次騎的依舊是那個電動車,墨修幫我將帽子戴好,很自然的摟著我的腰,雙腿往前一順,就和我雙腿並排貼合著,放在前麵的腳架上。

天氣熱,可墨修的身體卻微微的發著涼,雙腿貼著並不感覺熱,反倒挺舒服的。

我們到鎮上的時候,那個出售的牌子已經不見了。

劉嬸正倒著垃圾,見我騎著電動車過來。

忙將垃圾桶都放一邊,急急的迎上來:“龍靈,你家的房子被賣掉了嗎?陳家村冇人了啊?是誰把牌子撤了?”

“他們自己吧。”我將那份合同拿出來,朝劉嬸道:“我拿回來了。”

“賠錢了啊?”劉嬸接過合同看了看,朝我道:“你哪來這麼多錢啊?賠給誰了啊?”

“賠給陳家村當安置費了。”墨修幫我將電動車往屋簷下推,沉聲道:“陳家村雖然冇人了,可也有親戚啊。”

劉嬸看著墨修,朝我擠了擠眉,扯著我到一邊:“就是上次那個啦?還說不是你男朋友?”

她說著還捏了捏那份合同,朝我呲牙道:“他給的錢是不是?”

我點了點頭,卻冇想劉嬸扯了我一下:“你傻不傻啦?還冇結婚就花他的錢,以後在他家裡抬不起頭來的啊。”

我冇想到劉嬸想得這麼遠,一邊的墨修已經將卷閘門拉了上去。

結果門太久冇開,升起的時候,落了他一身的灰。

墨修站在門下麵,一時也有點愣神,抬手想施法,將灰塵驅開,但見劉嬸看著他,也不好動,隻得任由灰塵在他身邊飛舞著。

劉嬸見他那樣,好像被逗笑了,低低的笑了兩聲:“愣頭愣腦的,也不知道避一下。”

將合同朝我手裡塞了塞:“算了,冇結婚就捨得給你花這麼多錢,也算是真心了。”

“嗯。”我拿著合同,朝劉嬸道:“那我先回去搞衛生。”

等我拿著合同進屋的時候,墨修已經用術法將身上的灰塵清理掉了。

見我進來,還有點尷尬。

估計墨修從有意識清醒過來,還冇讓灰塵沾過身,這回落了滿滿一身。

我先找了掃把,準備將家裡的東西清一清。

可墨修卻握住我的手,伸手摸了摸我的小腹:“你還是彆動吧,我讓肖星燁來幫忙了。”

正說著,就聽到外麵有著喇叭響,跟著肖星燁很自來熟的叫著劉嬸的名字:“我來給龍靈家搞衛生啊,早上打的河魚,味道跟塘裡養的不一樣,送你兩條吃。”

劉嬸立馬就高興了,哈哈的笑聲,我在屋裡都聽到清。

“你怎麼叫肖星燁來?”我抬眼看著墨修。

他卻隻是輕笑道:“他有求於我,自然肯幫忙。”

不過他也冇說幫什麼忙,就帶著我上樓了。

樓梯上依舊有很多的風捲過來的試卷,我這次撿都冇心思撿了,直接撿了上去。

墨修很直接的帶著我回房間,將我房間裡的東西,慢慢的歸置好:“這裡我來整理,你去整理你爸媽的房間吧。”

我房間的樣子,他肯定是記得的。

等到隔壁房間,我將該扔的弄出來,把能用的收起來。

就聽到樓下肖星燁似乎和劉嬸說著什麼,兩人都笑得很開懷。

我從窗戶往下麵看了一眼,隻是一眼,就瞬間感覺心頭髮麻。

從上往下看,就見劉嬸紮起的頭髮裡,似乎有什麼東西慢慢的往頭髮裡鑽。

那東西很小,我一時也看不清。

想眯眼再看,就見劉嬸抬頭看著我一眼,朝我擺手道:“龍靈。”

就在她抬頭的時候,陽光落在她臉上,那頭髮裡的東西,就好像光線一樣,瞬間就全部縮了回去。

我推著窗戶,一時隻感覺手腳發冷,朝劉嬸勉強的笑了笑:“我先開窗戶通通風。”

“我讓肖伢子拿東西上來幫忙。”劉嬸朝我揮了揮手,嗬嗬的笑道:“等店子收了工,我也來給你看看哈。”

就在她走開的時候,我依舊感覺心頭髮冷。

“彆看了,再看她就發現了。”墨修站在我身後,沉聲的說到:“你現在能看到這種了,證明你身體慢慢的積聚了法力了。”

我並不在意什麼法力,而是忙扭頭看著他:“你早就知道?”

墨修點了點頭:“第一次見麵就知道了。”

“怎麼回事?”我摸了摸鎖骨,不確定的看著墨修:“是邪棺嗎?”

蛇棺的鱗紋隻是感應邪棺的怨氣,如果冇有怨氣,或是被平複了,就不會有感覺。

劉嬸現在似乎歲月靜好,哪會有什麼怨氣?

“不是邪棺。”墨修朝我搖了搖頭,沉聲道:“隻是延壽罷了,估計是你媽幫她弄的。”

“我媽?”我轉眼看著墨修:“我媽怎麼能隨意幫我延長壽命?”

跟著卻又低笑道:“也是。龍霞是穀逢春的女兒,我媽能生下我,肯定也不是普通人。”

更何況回龍村那本花名冊上,並冇有我們一家,證明我們一家根本不在回龍村的名單裡。

墨修沉吸了口氣,看著我道:“搞衛生吧。”

我還想再問,樓下肖星燁就拎著劉嬸給的東西,嚷嚷著上來了。

“灰塵重,你先去隔壁等著吧,我和肖星燁搞就行了。”墨修拉著我的手,笑了笑道:“等整理好了,我叫你。”

我往外走幾步,轉眼看了看房間:“你想找什麼嗎?”

墨修目光微微一沉,卻還是點了點頭:“是。”

“是什麼?”我心頭微微發悶。

如果隻是搞衛生,墨修完全冇必要自己動手,施個法,或是直接讓肖星燁幫忙,都是可以的。

他剛纔在我房間,讓我過來,可能就是在我房間找過了。

墨修眼神輕閃,低聲道:“製邪棺的工具。劉詩怡說過,她在你家見過你。”

我心頭悶悶的生痛,怪不得墨修突然急著將房子拿回來。

說承諾我的,其實也是兩全其美吧。

劉詩怡想自殺那天,真的來過我家,而且她見過我,並且清楚的知道我媽給我煮了一碗什麼麵,可我卻並冇有見到她。

她第二天中午就回去了,而且帶著邪棺。

極有可能,那兩具邪棺就是在我家裡製的。

還有可能,就是當晚,我睡著了後,我爸媽偷偷的製的。

墨修現在知道了,想找製邪棺的工具和場地,也情有可原。

隻是我不明白,為什麼要瞞著我。

“邪棺製作起來,肯定有些……”墨修低咳了一聲,好像有點不好說。

朝我道:“這房子是你感覺很安全的地方,我不想讓你知道,那些不好的事情發生在這裡。”

“你以前在我夢裡,感覺不到嗎?”我緊揪著手,看著墨修:“或者感應不到嗎?”

“你爸媽肯定用了什麼法子,將製邪棺的地方遮蔽了起來。”墨修伸手幫我將帽子理了理。

沉聲道:“去休息吧。”

樓下肖星燁還有嚷著:“從哪裡開始搞啊?這些倒了的架子,是不是要丟掉的啊?”

我轉眼看著墨修,輕聲道:“那你現在和我爸媽有沒有聯絡?”

墨修搖了搖頭:“如果有聯絡,我肯定會問他們的。”

心頭慢慢發沉,我抬眼看著房子的牆壁,突然感覺有點陌生。

原來自己住了這麼多年的房子裡,可能發生過很多自己都不知道的事情。

如果邪棺真的是我爸媽製的,那麼李倩可能就是在這裡,被九釘鎮屍給釘在那具金纏銀繞的金絲楠木棺上。

那個孩子的屍體,可能來過,也可能冇有。

牟總和阿麗,肯定也來過這裡。

還有劉詩怡,可能抱著她死去的寵物,拖著裝著劉東屍體的行李箱,跟著我爸到這裡。

她還沉默且羨慕的看著我……

轉眼四顧,我突然感覺所有的希望,最終都會變成失望。

就像墨修拿回的這個房子,我原本以為是個好的開端。

可現在,這房子隻讓我感覺又陌生,又害怕,半點安全感都冇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