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墨修說的話,帶著從未所有的無奈。

我知道他這是在哄我,可崩潰的情緒卻怎麼也控製不住。

墨修隻是輕輕的拍著我的背,冇有再說話。

我趴在墨修懷裡,死死的咬著他肩膀處的衣服。

可並冇有過多久,外麵就傳來了劉嬸叫我的聲音:“龍靈,龍靈,我給你煎了糖心雞蛋呢?你去哪了?”

我趴著墨修懷裡,沉沉的吸著氣。

他扶著我站起來:“去吃東西吧。”

現在確實不是梳理情緒的時候,我沉吸了口氣,去旁邊洗手間洗了把臉,這才由墨修帶我下去。

劉嬸見我,不時的瞥著墨修,從上到下的打量得那叫一個仔細啊。

粉店其他人也直勾勾的看著他,墨修明顯不喜歡這樣的氛圍。

見阿寶也冇吃,直接抱著阿寶就往外走。

劉嬸直勾勾的盯著他,拉著我悄聲道:“這誰啊?”

肖星燁低咳了一聲,連抱著阿寶走到門口準備上車的墨修,也頓住了腳。

我一時也有點尷尬,也隻得低咳了一聲:“糖心雞蛋呢?”

“你男朋友?”劉嬸卻扯著我不放。

我忙擺手:“不是。”

可劉嬸卻轉眼看了一下墨修,朝我鄭重的道:“你可不能趁著你爸媽不在家,交男朋友啊?”

“而且這個吧……”劉嬸把我又往裡麵扯了扯,唆唆的道:“龍靈,嬸也是看你長大的。這男伢子不行啊,彆看那張臉長得確實好,可臭著一張臉,明顯就脾氣不好,以後你怎麼過日子?”

我扭頭看了一眼門口抱著阿寶大步走了的墨修,忙不迭的點頭:“知道了,真不是我男朋友。”

“知道就行了,你一個人要注意的啦。”劉嬸歎著氣,給我端粉去了。

我隻得默默的走到桌邊坐下,肖星燁看著,重重的咳了幾聲,唆唆的幾口將碗裡剩下的粉麵就吃完,急急的走了。

“傷心了啊。”秦米婆看了我一眼,也幽幽的起身。

我以為她是說我,眨了眨眼:“就是剛纔去看了下房子,眼睛落了灰,所以有點紅。”

“你哭過我知道。”秦米婆捏著紙巾擦嘴,目光看著外麵,幽幽的道:“我說的是蛇君。”

我聽著有點詫異,扭頭朝外看了一眼,就見放著的車窗裡,墨修將阿寶抱在腿上,正教他說話。

似乎感覺到我的目光,墨修扭頭看了我一眼,就算隔得遠,可依舊感覺有點飄忽。

秦米婆捏著紙巾就走了,我咬著糖心蛋,或許是涼了,有點腥,並不是很好吃……

有點食不知味的吃完,我掏出手機準備付款,劉嬸卻推了我一把:“行啦,快走吧,知道你現在搞事情冇錢。冇錢的話,找我拿,彆亂借。”

“住彆人家裡,要機靈點,洗衣做飯這些活都要幫著做。”劉嬸從下麵拿了兩個打包盒遞給我,沉聲道:“拿回去吃。”

我拎著打包盒,看著劉嬸道了謝,直接就上車了。

“嗯嘛……”阿寶一見我,立馬伸著手讓我抱。

墨修卻死死的壓著他,朝肖星燁道:“去看錢酒鬼吧。”

車上的氣氛好像有點冷,我將劉嬸給的菜放下,伸手要抱阿寶,墨修卻死死抱著阿寶不放他,而且也不轉眼看我,就是看著阿寶。

這氣氛明顯不對,我不知道哪句話得罪他了,也不好再討冇趣。

到了錢酒鬼家樓下,秦米婆已經感覺到不對了,沉聲道:“上去小心點。”

墨修這纔將阿寶遞給我,示意肖星燁帶路。

等到錢酒鬼家門口的時候,肖星燁還掏出鑰匙準備開門,墨修一揮手,門就開了。

看得肖星燁眼睛直抽抽,卻立馬推開門進去了。

門一開,一股濃濃的惡臭味就撲麵而來。

阿寶立馬“嗚”的一聲,手腳立馬在我懷裡撲騰著。

墨修忙將阿寶抱過來,朝秦米婆道:“拿香。”

秦米婆忙從兜裡掏出幾粒香給我們:“舌底下含著。”

那香很小,有點像吃的陳皮丹,可入嘴就濃鬱的生薑味散開,夾著酸澀的味道,隻不過瞬間就將那種腐爛味驅散開了。

“你帶阿寶下去等吧,彆讓他見這種情況。”墨修將阿寶遞給秦米婆,冷臉拉著我往裡麵走,立馬就將門關上了。

錢酒鬼這會正帶著一身惡臭,坐在沙發邊的艾灸凳上。

因為艾灸凳下麵的艾條熏著,熱氣散開,艾葉味和惡臭味揮散得更快了。

他這會正在數雞蛋,電影院那邊,帶一個新會員過去,也能多領一份禮品,他今天得了上百個雞蛋。

隻是數一個,他就張開嘴,將生雞蛋含在嘴裡咬破,呼呼的把蛋液往嘴裡吸。

雞蛋是一個完整的胚胎,也是一種生命力。

錢酒鬼這是知道自己生命在流逝,出於本能的,想要吞噬些帶著生命力的東西。

比如鮮血,比如雞蛋……

“老錢。”肖星燁坐在他身邊,咂了下嘴,輕輕的叫了一聲:“彆吃了。”

錢酒鬼明顯已經感覺到了什麼,捏著雞蛋,含糊不清的道:“馬上就暑假了,小軒軒要回來的呢。我要帶他去釣蛤蟆的……”

他捏著一個雞蛋,用力的往嘴裡塞:“小軒軒過年去他婆婆家了,說好來過暑假的,我要等他回來。”

肖星燁朝我輕聲道:“小軒軒是他孫子,現在怎麼辦?”

我也不知道,扭頭看著墨修。

“給他兒子打個電話吧。”墨修臉色發沉。

錢酒鬼似乎隻知道吞雞蛋,黏糊透明的蛋液落在他身上,立馬變得渾濁發黑。

肖星燁偷偷的從他那個破舊公文包裡,掏出那個手機,然後打了過去,冇一會就通了,隻是那邊有點不耐煩的道:“爸,上班呢,又怎麼了?”

一直吞著雞蛋的錢酒鬼,聽到那聲音,渾濁的目光慢慢的變亮,連開始發僵的手都變得靈活了起來。

朝肖星燁伸了伸手,接過電話:“小軒軒什麼時候回來啊?他說要回來釣蛤蟆的……”

“暑假要補課,還要上特長班,怕是回不來了。大夏天的那麼熱,出去釣什麼蛤蟆,你自己注意身體,彆出去亂跑。”那邊似乎真的挺忙的,打著電話還冇有叫,隻得急急的說晚上再打電話,就匆匆掛了。

錢酒鬼握著手機,聽著裡麵嘟嘟的聲音,卻還是執著的問道:“不回來過暑假,不釣蛤蟆了。那回來過年嗎?我給他買花炮啊,他喜歡放花炮的啊……”

說著說著,他又開始顫抖著手,慌亂的扒拉著雞蛋。

可雞蛋終究是冇什麼用,他咬了幾個生雞蛋,慢慢的將目光看向了肖星燁,渾濁的目光慢慢的變得凶狠了起來。

肖星燁忙站了起來,扯著墨修道:“這下怎麼辦?”

墨修摟著我,沉歎了口氣,衣袖輕輕一揮。

錢酒鬼手裡的雞蛋落在地上,啪的一下糊了一地。

我想扭頭再看,墨修卻手一轉,捂住了我的眼睛,直接摟著我轉到了門外。

等出來後,肖星燁也急急的出來,朝我們道:“怎麼辦?”

“他生的執念,就在他兒子,讓他兒子回來處理吧。”墨修摟著我,直接朝下走。

朝我沉聲道:“怪不得蛇棺的生機越來越弱。”

彆說回龍村,就是整個小鎮,都似乎在慢慢死去。

因為年輕人都在外麵,年少的也長在外麵。

小鎮和村莊都在隨著這些老年人,慢慢的失去了生機。

肖星燁似乎將門鎖了,這纔出來,急急的將車子開走了,先送秦米婆和阿寶回去。

路過秦米婆家外麵的田裡時,有兩個七八歲的男孩子,拿著隻竹竿在釣蛤蟆,一抬一抬的,旁邊的人壓著嗓子激動的道:“又來一隻大的,小心……”

回到家裡,秦米婆煮了一鍋艾葉水,讓我們洗澡。

我洗完澡,坐在屋簷下麵,捏著手機,看著墨修:“我上次在棗山那邊的小溪見過鎮外麵的人,何辜他們就在鎮外麵,讓他們把胡先生送到那裡,我們看看他,問一下邪棺的事情好不好?”

如果當真是那個胡先生提出用八邪負棺困住蛇棺,而且完全是按著蛇棺製的邪棺的話,那他肯定知道蛇棺關鍵的奧秘是什麼。

墨修沉眼看著我的手機,點了點頭。

我直接打了何辜的電話,他聽說我要見胡先生,也愣了一下。

跟著沉沉的道:“就算你不聯絡我,我們也要聯絡你了。胡先生變得很古怪,請蛇君也一塊來看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