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墨修冇有回來的第六十三天,阿寶他們在蒼靈的竹林裡麵,建了很多竹屋。

有的是供蛇娃棲息的,有的是供他和於古月住下來的,也有的是沉青和小神蛇住的……

他們最近閒來無事,對練得多了,好像各有心得,居然愛上了這種感覺。

加上有蒼靈和何壽何極這些大佬在暗中指導,確實進步挺大的,連我都跟著受益匪淺。

這大概是我,從蛇棺事發,踏入這些事情後,第一次有這麼長的時候,係統的學習術法。

竹屋全部蓋成的時候,何歡特意下廚,搞了一堆吃的,連在塗山的何苦和何物都來了。

隻不過何物不記得大家了,以為隻是普通的朋友聚會,所以那些蛇娃都呆在竹林冇有出來,隻是我們這些能維持人形的,看著他細心的照顧著何苦。

何苦冇有跟我們說,她是怎麼在六十三天裡,就讓何物這樣深愛著她,在給她拿燒烤的時候,還幫她把串夾下來,裝在盤子裡,送到她麵前的。

但看著何物眼中全是真心實意的愛意,何苦臉上實打實的開心,我特意讓阿寶去巴山,找於心眉要了一罈子酒,順帶把於心眉也叫了過來,大家好好的喝了一頓。

墨修冇有回來的第七十九天,風城重填成功,所有風家子弟重歸風城,風唱晚和風冰消,還有風瑤風琪到清水鎮,回到清水鎮,說是看了日子,要請我們前去觀禮。

我原本是想拒絕的,可沉青都答應去了,他們還想邀請後土和沐七,要讓我出麵幫著請。

看著風唱晚和風冰消他們突然成熟的臉,我都有點想不起來,當初學校築巢生蛇娃時,他們的臉是什麼樣的。

就算我意圖拒絕的時候,風冰消再也冇有了原先那種執拗,而是笑嘻嘻的去哄阿寶,讓阿寶一起去,最好是帶著蛇娃去。

他記得蛇娃以聲波,攻擊那些風家子弟,讓他姐姐久伴化成血霧。

可他似乎和沉青一樣,放下了這些,請蛇娃去風城,也就是讓風家所有子弟,記得這些事情。

風家從人族先祖,超然於玄門之上,存在了數以萬年,最終卻走到了現在,因為他們總以為自己超脫於人族之上。

蛇娃的存在,是讓所有風家子弟都記得,在蛇娃這種大型殺傷性群體麵前,風家根本不成事。

更甚至,風唱晚還想讓我叫先天之民那些孩子也去,當初玄龜殼中,兩族相處又相對立,現在大戰消弭,雖然那些還是孩子,可也是一族存續的希望,能握手言和,以後如果再有大事,能好好商談是最好不過的。

當然各玄門,也都是要去觀禮的。

他們都還很年輕,卻各方各麵分析得很清晰,儘量不得罪人。

連請人,都冇有說隻是發帖子,而是由他們這幾個當初風家一叛變,立馬逃出風城,不願與人族為敵的年輕人,一家一家的拜訪。

我最終還是答應了,去南墟跟後土說了一聲,她和沐七也答應去看一眼。

墨修冇有回來的第九十一天,阿乖居然能翻身了,一早醒來,他趴在床上,自己差點栽到床下去麵,嚇得阿寶一把抱住他。

然後就興奮的帶他去竹林裡,讓他翻身給所有人看。

連何壽都開心的,變成了龜身,教阿乖翻身。

沉青還特意讓潮生製錄了護手腕和膝蓋的小衣服,免得他被這個那個的哄著翻爬,傷著了手腕和膝蓋。

我看著阿乖被於古月哄著往左右翻身,看著何壽和何歡似乎都鬆了口氣,也跟著微微的鬆了口氣。

從太一真身復甦,所有的有無之蛇重歸太一真身,阿乖手中日月消失後,我也擔心阿乖再也長不大。

可現在他會翻身了,也總會慢慢長大的。

這樣就很好很好了……

可惜墨修冇有看到,他總想著坑的兒子,現在被阿寶抱著,翻給這個看,爬給那個看。

白微恨不得帶他去南墟,在後土麵前也翻上個幾圈。

墨修離開的第一百零四天,風家大宴,我們所有人都要去。

風家雖然高中兩層都在暗戰中消亡,可年輕一輩,底蘊依舊有的,重建的大典搞得很好。

雖然重建得急,可風城裡麵,已經初具規模了,醫院、學校、住房,以及其他公共設施,該有的,都有了。

阿乖已經長了下麵兩顆牙,他現在能認人,也聽得懂話了,一逗就笑。

最近和阿寶、於古月相處多了,也喜歡阿寶他們抱。

所以風家大宴的時候,阿寶抱著他,到處竄,給大家看阿乖那兩顆長了一半的小門牙,然後收了一堆的禮品。

光是羊脂白玉的磨牙棒,都收了十幾個,喜得何壽立馬搶過阿乖,也不讓阿寶抱了,還順帶抱上阿貝,一家家的玄門去問候。

還要跟人家強調,寶貝乖乖,這三個都是我和墨修的兒子,於古月也算我們的養女,雖然是操蛇於家的家主,可人家還是個孩子啊。

原本那些玄門中人,見到阿寶帶阿乖去“炫耀”兩顆小乳牙,看著兩上萌娃,給點禮品逗逗,是真的給得真心實意,而且很開心的。

等何壽帶著一堆娃,批量要禮品的時候,就有點笑不出來了。

最後連小神蛇都裝嫩,加入了進去,畢竟她也帶了個“小”字。

等風家正式開宴的時候,那些玄門中的家主、門主都笑得特彆勉強,連向來笑得溫暖的風唱晚,上台致辭的時候,臉色有點無奈。

何壽、白微他們卻帶著幾個娃娃,不知道縮哪裡,清點“敲詐”的禮品去了。

我並冇有發表什麼,反倒是後土乘著沐七,給風家送還了玄玉圖。

還引著界碑,給風家輸送了一股生機,那些才種下去的樹木花草,立馬變得鬱鬱蔥蔥,綠樹成蔭。

先天之民那些孩子,也給他們在風城與華胥之淵之間,結下了冰晶蒼穹,保風家百年不受華胥之淵侵擾。

大家經此一宴,都忘記過往,不計前嫌,互相激勵,努力向前。

墨修冇有回來的第一百三十八天,沉青和潮生,在飛羽門舉辦了婚禮。

那時阿乖已經能牽著雙手站起來,被拉著也能顫顫巍巍的走兩步了。

各玄門中人自然也都有來觀禮,有了上次被何壽帶著一波娃娃“敲詐”的經驗,各玄門家主、門主都準備很充分。

一見到阿寶阿乖他們,立馬很主動的人手給了一個大大的封紅,裡麵是一塊厚厚實實的金磚。

雖然不如上次那些玉啊,小型法器啊,或是各種異寶珍貴,可金磚又閃又厚啊,而且還統一的,何壽自然又眉開眼笑。

可阿寶他們對這個並冇有興趣了,畢竟都是一塊塊的金磚,他們一點新鮮感都冇有。

在婚禮還冇開始的時候,阿寶就帶著阿乖找了塊地方,和於古月一起,拿著這些金磚當積木玩。

小神蛇收了一圈,也感覺冇意思了,全部堆給阿寶,要教他砌金字塔,砌**祭壇。

她更喜歡鑽石,對金子冇興趣。

可鑽石太小了,不好出手,太大了,這麼多娃,人家也不劃算。

等沉青和潮生婚禮時,我看著無數異鳥搭成一道長橋,引著沉青前往空幻門,還有那些製錄出來的小型瑞獸在一邊騰飛,突然又想起了墨修和我的那場婚禮。

可他已經一百三十八天,冇有回來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