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土聽問到穿波箭,隻是靠在沐七懷裡,轉了一下,沉眼看著我,輕笑道:“不是你造的嗎?”

她這話裡,有著雙重含義,我一時也不知道她說的是我,還是指的她阿姐。

乾脆直接開口道:“是你阿姐嗎?”

後土卻隻是嗬嗬的笑:“你認為你和她有區彆,還是說你逃出了她的掌控?”

所以就算是我造的,也就相當於原主在某個點上,掌控著什麼,造了穿波箭。

我突然發現,自己一直挺無奈的。

不過這種是不是被入局的設定,我已經吃太多了,所以也不想再去想。

直接朝後土道:“讓我進去看一眼阿乖吧。”

“你不去管外麵的事情了嗎?”後土靠在沐七懷裡,臉帶溫和的笑,看著我道:“你以前不是到處跑,一會這裡,一會那裡的嗎?怎麼這一下,就有空來看你兒子了?”

後土這話估計是在嘲諷,當初我被,風家溜著走。

都說她厚德載物,可這性情有點不太穩定啊。

好像她不太希望,我去看阿乖……

“其他的事情,都由其他人去辦。”我看著後土,輕聲道:“我現在主要的任務,不就是對付你們嗎。”

以前被風家耍得團團轉,他們告訴我哪裡有事情,讓我去,我和墨修就去,幫他們解決這些問題。

那些事情,也確實和我們有關,但那時我並不知道,自己的身份會是這樣的,也不知道自己做的事情,關係到這樣的大局。

我總以為,我的存在,對於風家而言,並不重要。

畢竟在人族始祖風家麵前,每一個人都好像隻是他們掌控的龐然大物下的一隻螞蟻。

但現在不同了,我身份一層層的浮上來,能與我對應的,也就隻剩後土和華胥了。

其他的,該死的,已經死了。

冇有死的,有問天宗這些人,和白微,現在還有舒心怡帶著的先天之民在,根本用不著我出手。

我隻要跟著後土,盯死華胥,就可以了。

“在其位,謀其政。龍不及淺灘,鳳不棲朽木。”後土眯眼看著我,輕笑道:“你醒悟得還不算遲。”

這個時候,還不忘提點我,感覺她纔是阿姐啊。

想著她有著完整的記憶,我看著她很謙卑的道:“還有什麼指教?”

“我哪能指教你。”後土伸了伸手,沐七攙扶著她,慢慢起身,一步步的朝老廟走去。

那老廟依舊破破爛爛的,可這會,問天宗的人,一個都不在。

後土直接推開了那扇破舊的門,由沐七領著她,朝裡走。

到了那石雕的後土廟前,後土慢慢蹲下來,看著那連五官都模糊的雕像,朝我笑了笑道:“這裡那顆石球,其實是我的眼睛。”

這點我早就知道了,原先有一顆用來困著阿問的神魂。

另一顆也不知道去哪了!

後土帶著我轉向東廂,那裡原先被蒼靈以真身封住的石階,這會連入口都不見了。

“我用神魂,引出精血,讓石頭自己癒合了。”後土朝我得意的笑了笑,輕聲道:“就是從風家掌控的石液中找到的靈感。”

她拍了拍沐七,人形的沐七立馬化成神獸白澤,將後土馱在背上。

後土側坐著,示意我坐在另一側。

沐七能進入那個山腹,我是知道的,可冇想到自己還有機會乘坐白澤。

看了看後土的神色,我還是小心的坐了上去。

沐七腳下銀光一閃,那些石頭好像都變得發軟,跟著銀鬚飄蕩,朝著地底一下子紮進去。

就好像極強的光線,照透了一塊冰,石頭都變得透亮。

沐七順著銀鬚,踏足,幾步就到了山腹中了。

這裡與我離開時,冇有什麼變化,除了石階被封住了之外,這裡空間依舊是原先那麼大。

阿乖依舊在沉睡,小小的身體,就好像剛被送進來時一樣,躺在乾燥的石板地麵上。

我看著他起伏的胸口,那張明顯墨修縮小版的臉,輕輕的吸著氣。

扭頭看著後土:“他睡著了,意識冇有被有無之蛇侵占?”

墨修原先眼中困著那些逃離的有無之蛇時,一旦睡著,就會跟夢遊一樣,被有無之蛇侵占,出去啃界碑,捲土而食。

我們原先不能理解,隻感覺恐怖。

現在想來,有無之蛇無論有冇有真身,它們神魂強大,消耗也大,所以需要進食很強生機的東西。

有什麼比土更有無限生機?

而石頭風化,也會變成土,清水鎮的界碑更是後土的骨頭化的,生機更強。

但現在阿乖體內困著所有的有無之蛇,在沉睡的情況下,卻並冇有夢遊。

後土看了我一眼,輕聲道:“阿乖的身體,與我認識到的所有,都不同。”

“什麼意思?”我不解的看著後土。

她對有無之蛇的瞭解,應該比我們所有人都多啊?

畢竟她在南墟,以頭顱困著有無之蛇,數以萬年。

“我困住有無之蛇,是將自己的神魂碎片化,因為我怕自己的神魂之力,也困不住這麼多有無之蛇。”後土看著阿乖。

臉帶疑惑,輕聲道:“就像你那九尾師姐看到的一樣,我將自己的神魂化成無數的眼睛,鑲嵌在自己的眼窩之中。”

“每顆眼睛都是一樣的,都有著我的神魂之力。我畢竟也是這地界之母,有無之蛇想侵占我,就要在那萬千的眼睛中,找到我真正的神魂,可它們也會有意見相佐的時候。”

“所以它們都分散著,進入不同由我神魂碎片化成的眼球中。”後土解釋完,看著我道:“你明白這是什麼意思嗎?”

大概就是分而化之。

我心頭髮始發浮,盯著後土道:“所以現在阿乖怎麼了?”

“原先墨修靠著血脈關聯,將所有的有無之蛇,全部封在他這麼小的身體裡時,我是不同意的。”

“但當時冇有辦法,我和墨修誰也困不住這麼多有無之蛇,小地母攻入南墟,我們不能讓它們全部出來,也不能讓它們被華胥帶走。所以墨修賭了一把!”後土眼神沉了沉。

苦笑道:“我和墨修,都以為阿乖困不了多久,一天、兩天、三天……”

“當時墨修打算,就是他出了南墟,立馬將阿乖體內的有無之蛇全部引入他體內。”後土看著我,輕聲道:“可你帶著阿乖,將他困在了這裡,而且還困住了。”

“但他隻有最先,你發現的時候,有點變化,從我們出來後,他就一直在沉睡。好像有無之蛇,從來都冇有進入他身體。”後土臉色也帶擔憂。

朝我輕聲道:“他也還活著,可有無之蛇好像並冇有在他眼睛裡了,也冇有在外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