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發現自己有點接娃的特質,先是阿寶,後是阿貝,然後還有於古月和那些蛇娃。

似乎大家都喜歡將未成年,托付給我。

可我自己連親生的都帶不好,怎麼帶這些。

舒心怡的決定,有點太快了。

似乎急著將這些族人托付給我,又急著去攻打華胥之淵。

當下沉聲道“今天才帶出來?的?”

無論哪個種族,孩子都是希望,也是最容易為質的。

這點華胥不可能不知道,所以這些先天之民的孩子,不可能會原先就在外麵,必然是在玄龜殼中為質的。

舒心怡這麼急,隻有一個可能,就時間很急。

她不能讓玄老發現。

可她將這些孩子放在我這裡,又何嘗不是為質。

同時也是表明誠意!

舒心怡那宛如四腳蛇在太陽下閃著七彩光的鱗片臉上,閃過苦笑“華胥沉於深淵,專門養育著她那些水蛭蛇娃。玄龜殼裡,掌事的都是玄老,風望舒也不過是個表明風家嫡係還存在的吉祥物,讓風家人還有點念想。”

這就像個亡國公主啊!

“所以今天玄老和風望舒出來,我就藉機,以幻術,讓族人變成了這些孩子的模樣。”

“阿熵出來的時候,我讓那隻三足金烏感知阿熵的存在,它知道阿熵受難,想從玄龜殼裡出來,風家人急著追三足金烏,我就藉機,將這些孩子都轉移了出來。帶到了這裡,他們暫時不會發現。”舒心怡說著,朝我道“其實還得謝你。”

這是藉著我們和玄老、風望舒周旋,找了個機會啊。

怪不得她這麼著急,玄老已經回去了,等他將風望舒的軀體弄好,很快就會發現這個異樣。

那玄龜殼裡的先天之民,就危險了。

但這些先天之民的孩子,留在我這裡也是個麻煩。

無論舒心怡以冰晶蒼穹封住玄龜殼,最後有冇有成功,光是她這叛變的舉動,就會讓裡麵風家的人也開始有了叛變的想法。

到時玄老和華胥怕是不會讓這些先天之民的孩子存活,會全部殺了,泄憤,加立威。

這也就是為什麼,舒心怡不找墨修談,卻找我談的原因。

因為我是一個母親,她知道我會不忍心。

她這會居然朝我笑了笑“在你出來後,梓晨跟我說過幾次你。不過半年,她就感覺很矛盾,她認為你不是那個原主,不該來承受這些。所以後麵很多事情,她都不願意參與,儘量避開。”

我知道舒心怡為什麼提龍夫人,隻是輕聲道“你知道後果嗎?”

“知道。”舒心怡突然朝我笑了笑,語氣變成爽朗“據先天之民的先祖記載,滅世洪水之間,世的先天之民,不下十萬之數。可最終潛入地底的,不足三萬。”

“現在……”舒心怡語氣哽了一下,朝我道“你也知道的,五千不過是個虛數。可一旦以冰晶蒼穹封住玄龜殼,就算玄老和華胥,一時之間也打不開。”

“我們還有一個大殺招,至少可以帶著玄龜殼和裡麵的人,全部同歸於儘。”舒心怡臉帶堅毅。

慢慢抬手,拍了拍肩膀“等我出去之後,這些孩子就會喝下那杯有人麵何羅卵的酒,他們就受製於你。”

“我們不求其他,就求,你能讓他們活下去。”舒心怡蛇眸閃著水光,沉聲道“犧牲一族之力,儲存希望,這纔是我們一族的生存法則。”

我聽著在心底細細的思量了一下,這才輕聲道“大體上,能接受,但我要改兩個小規則。”

舒心怡聽到這裡,蛇眸收縮了一下,卻還是點了點頭“你說。”

“第一,既然他們為質,又要在地界生存,人麵何羅這種東西,華胥就有。對你們有冇有作用,我也不知道,所以要換成蒼靈的竹根,他一直保持中立,以後如何權衡先天之民這一脈在地界生存,是不是使用術法,或是枉殺無辜,都由他判定,如何?”我盯著舒心怡,沉聲道“你應該信得過蒼靈吧?”

舒心怡臉上閃過一縷七彩,臉色變了變,眼眸慢慢闔起,最終卻還是點了點頭“好。第二呢?”

“第二,他們隻能在巴山生存。”我看著舒心怡,沉聲道“先天之民的幻術太過厲害,不隻是改變外貌,而是在變成的時候,憑著特殊的資訊素,改變所有人的認知。所以不能和普通人生活在一起,隻能活在巴山。”

就像當初我出來,替換成龍夫人女兒龍靈的時候,她明明是黑瘦的,和我差彆挺大的,可無論是清水鎮哪個人,見到我,都認為我是龍靈。

如果這些先天之民的孩子,在外麵生活,就算有蒼靈的竹根在體內,他們可以變成任何人。

憑他們能以一族之力,儲存希望的種族信念,他們也不難找出破解竹根的辦法。

所以最好的辦法,就是在巴山圈地而活。

我想到這裡,不由的想到了龍岐旭,他當初就跟我提過這個辦法。

隻是當時,他話裡的意思,圈地養的不是先天之民,而是普通人。

舒心怡猛的睜開眼,盯著我,眼中閃過羞辱,卻還是沉聲道“我們不是牛羊,不會被圈養!”

“我會從巴山劃一座山頭給他們,讓他們和與世隔絕的巴山人一樣,生活在巴山。”我沉眼看著舒心怡,一隻一句道“他們入了巴山,就算不用幻術變成現在人的模樣,用你現在的麵貌,也能好好的生活,這纔是對他們最好的辦法。”

巴山異族不少,算高大,先天之民還是不如誇父。

“而且在巴山,我才能更好的保證他們能避開華胥和玄老的追殺。”我盯著舒心怡,輕笑道“你也該想到的,你們叛變,華胥和玄老是不會放過這些孩子的。”

舒心怡眼中依舊閃過不甘,可看著我,還是點了點頭道“好。”

“既然如此,那就出去吧。你也趕時間,不希望玄老先一步發現吧?”我朝舒心怡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引著飄帶,就準備往外走。

可就在我轉身的時候,舒心怡卻突然在我身後道“你真的什麼都不記得了嗎?”

我腳步一僵,問這句話的,可不隻她一個。

扭頭看著舒心怡,輕聲道“我不是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