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何歡接連說了幾個“關係”,可我和墨修誰也冇聽懂,隻得搖頭。

畢竟不可能是那張臉的關係吧!

還是何壽在一邊輕歎了一聲:“何悅你這樣,也就隻適合開外掛,撿大招了。如果冇有神念,你真的是連普通玄門的門都入不了。”

“何壽師伯,阿媽很聰明的,隻是太累了!”阿寶又一把摟緊我胳膊,瞪了何壽一眼。

這才朝我道:“何歡師伯的意思,阿媽你的軀體,纔是真正造太一的模樣造的,也可能是最先由神母創造出來的!因為你和太一,都是人的模樣。”

我聽著愣了一下,不由的扭頭看向何歡。

居然是這樣理解的?

是個人的模樣,就是關係?

何歡點了點頭,沉聲道:“萬物雖然生而有靈,可如若要修成靈智,也是需要點撥的。”

他伸手點了一下桌上的試管架:“比如蛇君製的這個,小神蛇如果見過,想製出來,隻不過也是一揮手的事情。可她冇有見過,所以根本製不出來。墨修見過,他知道有這麼個東西,是什麼樣,就能製出來,明白?”

他說著,轉眼看向何壽和何極,好像無力再說:“趁著蛇君製錄,大師兄和何極師兄正好為我等**。”

“哪有什麼好**的,問天宗就冇有**的規矩,阿問這做師父的都冇傳過道啊!”何壽瞪了何歡一眼。

可見我們一眾都在看著他,隻得指了指蒼靈:“他知道得更多,天地間第一靈根,而且是外來的,怎麼不問他。”

或許是蒼靈平時太低調,加上竹子這種東西太常見了。

竹可以任意砍伐,筍能有各種吃法。

所以我們都經常忘記了蒼靈的存在。

蒼靈,好像除了前麵幾次見我的時候,對我厲害了一點,後來似乎也看淡了。

所以我們才忘記了,他也是經曆過滅世大洪水的。

見我們轉眼看過去,蒼靈那張宜男宜女皆清雅的臉,隻得苦笑。

然後輕輕一點,再次出現了那個幻象水潭。

隻是這次水潭比較圓,或者說,裡麵的水是一個圓球。

他指了指上方墨修製出來的太一真身:“蛇君以露珠為星辰,水乃萬物之源,我也就以水代表……神母吧。”

“她如若一直這樣沉睡,那就與那些水珠一般,隻不過是太一真身上的一個點綴,還是不顯眼的那種,畢竟不會發光發熱。”

“可她醒了,就像人身上,突然一個地方自己動了,自然就會有感覺的。那會怎樣?”蒼靈轉頭看向我們。

沉聲道:“我們會先去看一眼。可太一真身不能動,就像竹子長了蟲,竹子也會感覺,但它不能讓竹子本身動,最好的辦法,自然是神魂之體前往。”

他說到這裡,沉眼看著我道:“明白?”

我看著蒼靈,突然發現我們一直在走彎路。

不過蒼靈似乎一直在隱藏一些東西,輕易不肯開口。

但還是點了點頭:“所以太一幻化成人身,到了地球。”

“太一的神魂之體,自然也是周天之身,所以仿造的人體,也是的暗合周天之數的。”蒼靈上下打量著我。

見我好像明白了,複又沉聲道:“神母隻是有所動作,可還冇有醒。太一親臨,或許感覺有意思,或是有其他的想法,就點醒了她。”

“那你認為,神母要神魂外放,該是什麼樣?”蒼靈複又盯著我。

好像怕我悟性不夠,轉而看向阿寶:“阿寶說呢?”

“和自己見到的東西一樣,就是和太一的模樣差不多。”阿寶悟性確實不錯,立馬就回答出來了:“就像小地母原先也是冇有身體的,她見過阿爸阿媽入她神識之海,她出來的時候,就是個人模樣的孩子。”

好吧,果然阿寶的悟性比我強。

我上下比了一下:“可我……”

太一是個男的啊,我這具軀體不說,連南墟後土的頭顱看上去也很秀美,明顯不像太一的五官。

“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小師妹可知道,何為一?何為二?何為三?”何極輕歎了口氣。

低聲道:“一為混沌,二為陰陽。天地玄黃,宇宙洪荒,皆有陰陽。神母乃是孕育之軀,神魂被點醒,幻化而出,也不過是照著太一的模樣,而不是連內裡孕育之力都變了的。”

我不由再次感慨,自己悟性是真的差啊,可還是有點反應不太過來。

“反正就是看著是個人模樣,可她是個女的,出來就是個女的了!就像你們做手機……”何壽見我還在冇醒悟。

一把拿起白微的手機,朝我晃了晃:“手機就是這麼個樣,大模樣不會變,可你們還會換顏色啊,換寬度啊,厚度啊,這些大體上差不多,卻能看出點區彆的彆動。明白?”

我聽著他聲音越來越高,生怕他再吼,連忙點了點頭。

然後指了指墨修和白微:“那他們呢?怎麼就又成了蛇?上古那些人首蛇身的大神又是怎麼回事呢?”

“太一點醒神母,她自己也會孕育萬物,可……”蒼靈指了指上麵那條盤臥著的巨大宇宙黑蛇,沉聲道:“他不可能一直呆在這裡吧?就算是意識,也不可能一直留著。”

“如果離開的時候,你問不問一句,他住哪?去哪找他?怎麼再見到他?那時他們是用神念交流,是不是簡單,神念相交立馬就見到了太一真身。”蒼靈抬頭仰望著那條巨大肅穆,卻又讓人感覺自身渺小的黑蛇。

輕聲道:“她是用神念見到的,那種精神壓迫更強,太一肯定也有意讓她臣服。你說,她會不會後悔?自己幻化而出的,不過是他的神魂,不是他的真身。會不會想讓自己,變得更像他?”

蒼靈的意思很明白,就是神母後悔了,所以就又製出了其他的模板,與太一真身相近的模板。

我不由的嗤笑了一聲:“所以我這具軀體,不過是被拋棄的?”

蒼靈卻沉眼看著我,輕聲道:“道家有一氣化三清之說。神母強大,也並冇有拋棄,隻是又重新讓自己幻化出了幾個模樣出來。當然你是最先的,也是她當時全力幻化,變出的軀體,就等於取神魂之力,耗精血根本。”

“也就是說!”蒼靈說到這裡,點了點我:“你這具軀體,不說精血,至少占了她一半的神魂之力。這也是為什麼,她神念一直不再出來,而阿熵她們要用你這具軀體,就一定要注入凡人記憶的原因,就怕控製不住你的神魂之力。”

我一時有點恍然,也有點迷糊,眨著眼,看著蒼靈:“我能用神念探探你嗎?”

這有點太過震撼,胡一色的意思是,我不過是仿造中最無用的哪個。

可蒼靈,卻說我是最強的哪個,還相當於有神母一半的神魂之力,總感覺有點扯!

這讓我有一種不太真實的感覺。

更甚至懷疑,蒼靈為了安慰我,故意扯慌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