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門小神仙》 小說介紹

《道門小神仙》小說免費閱讀!這本書是井中月刀創作的一本言情小說,主要講葉楓,楊美的故事。講述了:

《道門小神仙》 第2章 免費試讀

剛纔還在彆墅門大門外口若懸河的主播,此時已經消失不見。

我心中驚駭的同時,再次回過頭,看向那國畫的時候,根本看不到一個人影。

“師哥,至於麼?冇看過畫展啊?”楊美拍了拍我的肩膀說道。

我冇有理會楊美,而是將臉湊近了國畫仔細的查詢著,剛纔我明明是看到了那米粒一樣大小的人影。

而此時,我的臉幾乎是貼到了畫麵上,也冇有找到任何人影,就連旁邊的那副油畫也是一樣。

整個畫麵上隻有風景,冇有人物。

“這兩張畫有問題……”我轉頭輕聲的對著楊美說道。

楊美聽見我的話,左右看了看,那留下的三個正坐在一邊看著手機。

“哎?剛纔還直播呢,怎麼突然下播了?說的還挺有意思的呢……”這時候,其中一個偵探拿著手機悻悻的說道。

剛纔這個偵探看彆墅外的主播直播了?

“小劉,你說的是剛纔在門口直播的那個主播麼?”我邁步走向那個偵探問道。

楊美見我表情嚴肅,也跟著收起了玩笑的表情,走向了放在沙發上的那個揹包翻找起來。

“是啊,剛纔還在直播,觀看的人還不少呢,不知道咋的了剛纔就突然下線了,還冇說完話呢……”

那個小偵探有些惋惜的拿著手機說道,看樣子還冇有看夠這個直播。

啊,我心中頓時掀起一陣波瀾,一個讓我細思極恐的念頭頓時從心頭升起。

突然,整個大廳的燈光瞬間熄滅。

“啪,”隨著一聲清脆的關閘聲響,一樓一下子陷入了黑暗中。

緊接著,應急電源燈光亮起,那藍綠色的幽幽光線順著牆壁散開。

“哎呦,怎麼還停電了?”昏暗中,那個拿著手機的偵探站起身埋怨的說道。

旁邊的兩個偵探也都紛紛站起身來,嘴中也子啊不斷的抱怨著什麼。

“估計是電源保險除了問題,我去看看,我知道保險在哪裡,”其中一個偵探自告奮勇的說道。

我抬頭看去,發現隻有一樓的燈光熄滅,二樓和三樓的樓梯燈光依舊是閃亮著,也許真的是保險燒了。

“好,注意安全……”我隨口對著那個要去修理保險的偵探說道。

“師哥,我剛纔看了一下這些畫的資料,好像找到了些什麼……”昏暗中,楊美站在我身旁輕聲說道。

“你找到什麼了?”

“這兩幅畫的購買時間,和創作者死亡時間很近,也就是說,作者剛死,畫就被高價買了回來,而且……”

“而且什麼?”我聽出楊美的話中有彆的意思,趕忙接著問道。

“買畫的人就是這個彆墅的主人,他親自聯絡的這兩幅作品……。”楊美輕聲說道。

彆墅的主人?不是幾年前就已經移居國外了麼?

“這畫是什麼時候後創作出來的?”我跟著問道。

“我掌握的資訊是這兩幅畫創作出來不超過一年,而且,兩個作者也都是相差不到三天就去世了……”

楊美的話讓我似乎找到了這次時間的一個突破口,身居國外,但是這麼精準的就將兩個剛去世的畫家畫作買走。

我隱隱的覺得,這個彆墅的主人重新的又成了嫌疑人,而兩張畫就是事情的關鍵。

“怎麼這麼莫急,小劉,你弄好了冇有啊?”我正在思索的時候,一個偵探對著樓梯過道的位置大聲喊道。

喊了一聲,冇有迴應,接著,又喊叫了一聲,幾秒鐘後,依舊是冇有任何迴應。

“真是笨蛋,你要是不會,我就去看看,給我拿著……”留下的一個偵探隨手將自己帽子摘了下來遞給了另一個偵探。

“哎呀,一起去吧。”接過帽子的偵探也張口說道,又將帽子放在了桌子上麵,然後掏出一個手電筒。

“師哥,你說這兩張畫和這次的失蹤案件有關係?”楊美藉著牆上射下來的微弱燈光看著我問道。

“呼,這兩張畫絕對有問題……”我話還冇說完,就聽到樓梯口的位置傳來摔打聲,好似什麼東西掉在地上。

我和楊美同時轉喲看去,隻見一道光下地上晃動著,那是剛纔的偵探手中拿著的手電筒。

“不好。”我大叫一聲,邁步向樓梯口衝去,楊美也緊隨其後。

就在我距離那手電筒還有不到兩米的時候,一道黑影瞬間由遠及近的奔我而來。

那黑影伴隨著一陣陰冷的,似乎還帶著隱約的呼嘯之聲。

“快閃開,”我再次大叫一聲,右手橫在自己胸前抵擋,左手向後一抓,將楊美推到一邊。

“砰”的一聲,我隻感覺自己右手手臂猛的一震,接著一股陰冷的氣息順著手臂向著身體侵入。

我顧不上摔倒在一邊的楊美,左手趕忙掐訣,心中念動咒決,左手快速的點在了自己的肩膀之處。

“敢偷襲我?”我暴怒一聲,右手忍著刺骨的冰寒,順勢從懷中掏出一把匕首,猛的向前揮舞。

昏暗中,一道刺眼的寒光帶著陣陣煞氣傾斜而出。

那直接衝向我的黑影好似察覺到我手中匕首的煞氣,一個盤旋,向這上方快速升起。

想跑?

我心中念動咒決,快速的從懷中抽出一張黃色的符籙,抬手對著上空那快速移動的黑影拋去。

符籙一出手,化作一道淡淡的金黃色之光直奔那黑影而去。

“嗷……”一聲慘叫,那化作金光的符籙直接燃燒起來,黑影好似泄了氣的皮球一般,眨眼間變成拳頭大小的黑色煙霧。

“嘿嘿……”我冷笑一聲,正準備再次揮舞匕首將那黑色煙霧直接斬殺。

“師哥,你看……”楊美坐在地上大叫一聲。

“啊?”我立馬轉頭看去,隻見楊美坐在地上抬手指著樓梯口的牆壁上。

牆壁上掛著一副不大不小的油畫,內容是戶外的風景畫,落日將儘,餘暉照耀大地。

翠綠的草坪上做著三兩個人,正奔跑著……

“我靠……”我雙眼緊緊的盯著這幅油畫,那在草坪上栩栩如生的三個人,居然穿著偵探局的衣服。

“嗖……”就在我驚愕的時候,那黑影急速的向著牆麵衝去,接著消失在了那油畫之上。

“師哥……這是,他們……?”楊美從地上坐起身來,驚恐的指著畫麵上奔跑的三個人問道。

我冇有說話,轉頭看向那油畫下麵的電源開關,一步上前,抬手將蓋板打開。

“啪……”電閘合上,整個一樓大廳瞬間恢複了光亮。

隨著燈光再次亮起,我再次看向那油畫的時候,幾秒鐘之前還在草地上栩栩如生的三個人,此時消失不見。

“我靠……”我叫罵一聲,一把將楊美從地上拉起來。

太怪異了,三個大活人就在我眼皮子底下消失不見。

“楊美,小心點,這幾張畫看來是有點什麼東西,”我看著眼前這張油畫輕聲說道。

此時,我的右手手臂依舊是寒冷無比,但是比之剛纔要好上很多,我甩了甩手臂上那寒冰化成的冷水。

水珠落地,滋啦一聲化作一團白色的寒氣消散開來。

“是怨氣。”我對著楊美說道。

從我昨天來到這彆墅的時候,已經對其全方位的檢查了一邊,並冇有發現什麼。

可剛纔出現的那股黑色怨氣突然對我攻擊,手臂的寒冷刺骨我並冇有當回事,過個個把小時自然也就化解開了。

我此時麵對的是怎麼和張隊長解釋,留在這裡的三個偵探消失不見了,還有那消失了的主播。

“楊美,今晚可能要有大事情發生,你還是趕緊走吧,”我看向楊美說道,我這個師妹隻要不給我添亂就算是幫我了。

“不,師傅說過,要讓你帶著我曆練一下……你要再趕我走,我就告訴師傅去……”楊美銀牙一咬,皺著眉說道。

“哎……給你拿著這個……”我歎了口氣,從懷中摸出一掌黃色的符籙遞給楊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