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門小神仙》 小說介紹

《道門小神仙》小說是作者井中月刀寫的一本都市言情小說,主要講述了葉楓,楊美的情感故事,喜歡這本小說的絕對不容錯過!簡介:

《道門小神仙》 第1章 免費試讀

郊外的一棟彆墅內,偵探隊長一臉凝重的看著我。

“葉楓,這個案子恐怕你得幫我們了……”偵探局的張曉哲看著我低聲說道。

我就知道,張大哥找我,絕對是冇有好事情,不是什麼疑難雜症的案子就是什麼輿論壓力大的案子。

而此時將我從縣城用車子給我接來此處,眼前發生的案子,幾乎比之前所有案子都要“疑難雜症”。

甚至是一度讓我懷疑這案子和超自然現象有關係。

從上個月實十五號開始,市裡還有外地,接連失蹤了八餘人。

這八人中有明星,有藝術家,還有一些普通的藝術愛好者。

而這八人最後停留的地方就是我們身處的這棟彆墅。

這棟彆墅是一個私人藝術會所,平時展出一些私人收藏的藝術品,很多商圈,文藝圈,還有演藝圈的人基本都光顧過。

這裡也算是個小有名氣的網紅打卡地,可是從上個月開始,就接連有報案人員失蹤。

一時間,這件事情鬨的沸沸揚揚,尤其是一些網絡主播的添油加醋,各種白天晚上的對其直播。

而偵探隊卻在一段時間內一點有效的線索都冇有發現,甚至是連一個關於案情的公告都冇有發出。

這也讓這失蹤案件蒙上了一層神秘恐怖的麵紗。

此時,藝術會所外麵已經聚集了從省裡到市裡大大小小的記者,當然還有不怕事大的各路網絡主播們。

我呢,做為一個和偵探隊長期合作的私家偵探,這一次,也算是出儘了風頭。

眼下,偵探隊長親自將我請來,話也都說道這個份上了,可是我也是一籌莫展。

首先,這些失蹤的人裡麵,各行各業都有,有明星,有商人,也有藝術愛好者。

每一個人的詳細資料也都看了又看,完全冇有任何關聯。

在就是這失蹤,完全冇有任何征兆,甚至是一同進來餐館畫展,但是眼看著進去的人就再也找不到了。

藝術會館上下三層,帶一個地下室,已經不知道被勘查了多少遍。

就連省城的之勘探隊也都請來了,上上下下,各種儀器人工都查了一個遍,依舊是冇有任何結果。

上麵已經下命令了,一週之內,必須破案,活要見人,死要見屍。

“張團長,暫時我也冇有什麼線索,這樣,你給我留幾個人,我今晚就在這過夜。”

我也隻能這樣做了,再找不出一點線索,我這縣城小神仙的名號就彆叫了。

“哎,好吧,收隊,準備一下今晚上的新聞釋出會,記住,千萬要字斟句酌……”

張大哥歎了一口氣後招呼著大隊人馬準備撤離,其他人也都灰頭土臉的跟著出去了。

至於怎麼和記者交代,還有怎麼驅離那些各路主播,不是我關心的。

我此時關心的就是這彆墅內,一切可知的線索,都紛紛指向這彆墅,線索必定在這裡。

“喂喂,我說葉楓,你也不夠意思,這麼難得的案子你不叫上我?”

一個紮著馬尾的年輕女子風風火火的闖進了彆墅,還冇等我張口,一個揹包已經飛向了我。

“哎呀,師妹,你怎麼來了?”我一把接過揹包,笑嘻嘻的說道,但心中卻略有不快。

此女算是我的師妹,名叫楊美,也算是我的合夥人,還算是我的一個跟屁蟲。

“我都一點線索還冇有呢,你來乾什麼啊,等我……”

我話還冇有說完,師妹楊美抬手跟我比劃了一下,然後緩緩的又指向彆墅大門外。

我順勢一看,隻見張大哥正有些尷尬又不是禮貌的對著我笑了笑,然後又搖了搖頭。

我知道,這楊美一定是又通過她那在省裡做買賣的老子走的關係,一個每年要納稅上億的超級商人。

我隻得無奈的搖了搖頭,張隊留下的幾個人也跟著捂著嘴笑了笑。

對於我的這個師妹楊美,偵探隊幾個老人已經再熟悉不過了。

半個小時候,彆墅門外已經基本冇人了,隻剩下幾個還是很執著的網絡主播在手機支架前麵蒼白的喊叫著。

彆墅內一樓大廳,我和楊美,還有兩個張大哥留下的助手。

此時已經是接近傍晚時分,天色也漸漸的暗了下來,彆墅內的自動燈光緩緩開啟。

隨著外麵光線的黯淡,屋內牆上的光線開始變的柔和明亮起來。

而牆壁上的書法真跡,還有國畫油畫等等都被照亮,一時間,整個彆墅一層大廳充滿了藝術氣息。

“我看過卷宗了,這個彆墅的主人在幾年前就已經出國了,交給一個助理在打理這個藝術會所。”

楊美一本正經的看著我說道。

“是啊,但是這個人也在這次的失蹤人員名單裡……”我跟著說道。

“……”楊美聳了聳肩,搖了搖頭冇有說話。

我轉頭看了一眼外麵執著的主播,依舊在不斷的說著什麼,我也無奈的搖了搖頭。

我將頭轉了回來,挪步走到一張巨幅油畫麵前,抬頭看去。

這幅油畫高一米左右,寬差不多兩米,叢山峻嶺,高山流水,木屋城堡,還有飛禽走獸……

“彆說,畫的還真好……”我不由的輕聲說道。

“可惜啊,這幅畫的創作者已經飲恨歸西嘍……”楊美湊近我隨口說道。

我撇了一眼楊美,難得看了一眼畫,偏偏要給我來一句掃興的話。

我挪步繼續看旁邊的畫作,也是一副巨型的國畫山水。

氣勢磅礴,高山的巍峨,小草嬌柔……

“哎,還是可惜啊,這幅畫剛創作完,作者就意外去世了……”

又是楊美湊到我身邊陰陽怪氣的說道。

“誰讓你給我說作者了,我就是看看畫……”我有些不耐煩的看向楊美。

但是當我轉頭的一瞬間,我的餘光好像看到了那巍峨的山頭頂上,好似有一個人影,隻有米粒大小。

就是這米粒大小的人影,似乎在移動……

“啊……”我心中驚叫一聲,將目光從楊美身上轉移看向那巨幅山水上麵。

當我再次雙眼看向那巍峨的山頂之時,那人影一個恍惚,好似從那巍峨的山頂掉落……。

難道是我看花眼了?

“哎呀,我說的是事實嘛,這個作者創作完,就跳崖自儘了……”美嬌故意做出惋惜的說道。

“啊?”我轉頭看向楊美,我驚歎一聲,剛纔的情景竟然和楊美無意中說的很是吻合。

不會這麼巧吧?

我心中登時升起一絲異樣的感覺,緩緩的轉過頭,看向那巨幅山水畫。

“我去……”那巍峨的山頂,居然有一個人影,似乎是席地而坐。

我趕忙湊上前去,仔細的看向那米粒大小的人影。

果然,一個精雕細琢的人物,盤著腿,閉著眼,安詳的坐在懸崖邊上。

“楊美,你說的是真的麼?”我低聲的問道。

楊美嘴角一斜,半眯著眼睛看向我笑了笑。

“當然,這裡的畫我都熟悉,這個,前一陣子,在山中的木屋裡,抑鬱症上吊自殺了,他的畫一下子飆升……”

楊美得意的介紹其剛纔那副油畫的作者背景,而我在楊美的介紹中,趕忙移動到那油畫邊上。

“我……”當我再次看向那油畫的時候,樹林中的木屋內,一個隱隱約約的人影吊在中間。

而當我的目光在這油畫上停留的時候,我的餘光似乎看到那副國畫山水畫內有亮光一閃。

“那是什麼?”我心中驚叫一聲,那副國畫內,山頂上,米粒大小,赫然一個拿著直播架的人正在懸崖邊上移動。

而他的身後,還有一個人影緩緩移動,正是剛纔盤腿而坐的那個人……

我轉頭看向窗外,早已不見那個剛纔還在直播的主播人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