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骨醫聖》 小說介紹

推薦精彩小說《白骨醫聖》本文講述了不問的愛情故事,給各位推薦小說內容節選:

《白骨醫聖》 第4章 免費試讀

“媽怎麼樣了?”

一回到家,趙石頭就看見憔悴至極的楊秀蘭。

她原本紅光滿麵的臉,現在枯黃的就像老樹皮。

整個人陷入昏迷,隻剩最後一點生機。

“媽的病不能再拖了,我馬上去找王麻子。”

趙芸兒下定決心。

“不用,我有辦法解決。”

趙石頭拉住她。

“你能有什麼辦法?石頭,我嫁人還能活著,母親冇錢治病就死了。”

趙芸兒眼中湧出淚水。

“姐,你相信我!”

趙石頭目光堅定。

他現在有逆天醫術,壓製母親病情不成問題。

想要徹底痊癒,就得拿錢買些極品藥材了。

“哎呀,石頭,你就去錢家當少爺吧!錢家家財萬貫,治你母親小菜一碟。”

李嬸跑的慢,纔回來,氣喘籲籲的勸道。

“錢家?”

趙芸兒還不知道這事呢。

“趙石頭他爸發達了還不忘提攜他,讓他跟著進錢家享福呢!”

李嬸添油加醋道。

“享福?自己入贅錢家,還要我去當兒子,我冇這種**父親。”

趙石頭咬牙怒喝。

趙芸兒聽了,也是氣不打一處來:“母親好不容易把你拉扯大,他卻要搶走你,真是個畜生!”

“姐,忘了告訴你,王麻子已經被我擺平,錢家這邊我也會擺平!你交給我就行。”

趙石頭一臉自信。

平時趙芸兒肯定不會相信,可這次趙石頭擺平了王麻子,說明他真的長大了,不再需要自己的保護。

“好,我去給你做飯吃。”

趙芸兒擦了擦眼淚,去廚房做飯。

趁著這功夫,趙石頭溜上山采了不少藥材。

其中有好幾株五十年的珍稀藥材,以前趙石頭不認識,現在他可不會錯過。

趙石頭先熬好藥,偷偷給母親喂下,暫時緩解她的病情。

接著把剩下的藥材磨碎揉成團,做了兩瓶藥丸。

其中一瓶吃下去就會渾身發癢,痛苦難耐。

另外一瓶的毒性更強,救治不及時就會出人命。

兩瓶藥丸都做了對應的解藥。

揣好藥丸後趙石頭走出房間,看見王麻子堵在廚房門口,攔著趙芸兒不讓走。

“王麻子,你來乾什麼?”

趙石頭擋在趙芸兒麵前。

“當然是娶你姐姐。”

王麻子一臉理所當然。

“忘了告訴你,七天內你不能碰女人,輕則渾身發癢,重則難受至死。”

趙石頭提醒。

“老子會怕癢?”

王麻子眼中全是**,根本管不了這些。

他威脅起趙芸兒:“乖乖跟我回去,把我伺候的爽了我就放過你弟弟。否則我打斷他的腿,讓他一輩子當廢人。”

“**!”

趙芸兒怒罵。

“我就喜歡聽你罵我**。”

王麻子邊說邊朝趙芸兒伸出臟手。

“真不怕死?”趙石頭冷哼。

“想蒙老子,老子碰了又怎樣?”

王麻子根本不信。

眼見著臟手就要落在趙芸兒柔嫩的臉蛋上。

趙石頭趁著王麻子不注意,彈出一顆指甲蓋大小的藥丸。

王麻子冇注意到就吞了下去。

“好癢!”

王麻子忽然感覺背上癢的厲害。

根本顧不上趙芸兒,立刻把手收回去去撓癢癢。

可是越撓越癢,他使足了力氣,把皮都撓破了還是覺得癢。

最後渾身癢的要死,隻能滿地打滾!

“這是怎麼回事?他還冇碰到我啊。”

趙芸兒看傻了。

“遭天譴了唄。”趙石頭笑。

“兒子,聽說你的病好了!”

外麵泥巴路上,村長王興發從小轎車上下來,神色激動。

“爹,我好癢,你救救我!”

王麻子緊緊抱住王興發的大腿。

“怎麼了這是?”

王興發著急得不得了。

“肯定是趙石頭搞的鬼!”

王麻子一邊撓癢,一邊顫抖著說道。

“趙石頭,你他嗎想死是不是?”

王興發臉色立馬變了。

“我好心給他開藥,他卻違背承諾,這是罪有應得!”

趙石頭眼神冰冷。

“來人,給我弄死他!”

轎車後麵的麪包車上下來十幾個壯漢,都是附近有名的惡霸。

“不行啊,爹,他死了我怎麼辦?”

王麻子彆提有多後悔了。

招惹誰不好,非要招惹趙石頭。

“給你半小時,把我兒子治好!治好我給你一萬塊錢。要是治不好,老子打斷你的腿,還讓你姐姐給我兒子陪葬!”

王興發威逼利誘。

趙石頭怎可能答應?

“敢動我姐姐,我要你**!”

趙石頭握緊手中的藥丸,牙關緊咬,當場準備動手!

雖說他才煉出兩種藥,但是解決這些臭魚爛蝦已經夠了!

“住手!”

忽然一道怒喝響起。

一輛豪華奔馳停在泥巴路上,頭髮半白的中年從車上走下。

他穿著高訂西服,鱷魚皮鞋,一套行頭少說十萬。

“是你!你來乾什麼?”

楊秀蘭早已從昏迷中醒來,此時驚叫出聲,她就算化成灰也不會忘記這個男人。

正是趙石頭的**父親,趙堅!

他看著好像根本冇有變老,隻是多了些上位者的氣息,就像個大人物。

趙堅眼裡根本冇有楊秀蘭,直勾勾盯著趙石頭:“冇死就跟我回錢家,彆在這破地方丟人。”

“你把我們害得這麼慘,還想我跟你走?做夢!”

趙石頭直接拒絕。

“不知好歹。在這村子裡,連個村長都能踩死你,但他在錢家麵前,連螞蟻都不如。”

趙堅一臉高傲。

都不用叫人出手,錢家的名字就足夠壓死這些小人物了!

王興發聽到錢家兩個字,臉色當即一變。

隨後立馬換上一副麵孔,點頭哈腰,滿臉討好:“趙老闆能賞臉來村裡,真是我們村的榮幸!”

“滾!”

趙堅一句話,王興發就跟夾緊尾巴的狗一樣灰溜溜跑了。

至於王麻子的病,更是半個字都不敢提。

“看見了嗎?跟我回錢家享儘榮華富貴。不跟我回去,就被人踩在腳底一輩子。”

趙堅眼神傲慢。

似乎趙石頭應該跪下來,感謝他的大恩大德。

“就算冇有你,我也能解決一切。”

趙石頭冷哼。

趙堅輕蔑一笑,顯然不信。

“就憑你?要不是老闆出手,你腿都被人打斷了。”

身後西裝秘書跳出來,嘲諷道。

“一條狗也敢跟我叫?”

趙石頭正在氣頭上呢,西裝秘書還敢挑釁,原本夾在手指間,打算對付王興發的毒藥瞬間彈進他嘴裡!